第一百八十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8:30
A+ A- 关灯 听书

陆母将这些明显不适合陆辞穿的新衣裳,挨件儿拿到狄青身上比划后,不由越看越满意,嘴上还装模作样地问:“这些衣袍还都是十成新的,狄郎若不嫌弃的话,便都拿去吧。”

狄青不知所措地看向陆辞。

“也好,”陆辞笑眯眯道:“这么一来,起码狄弟怎么都不算白来这趟了。”

陆母也笑着看狄青:“你可愿意收下?”

自知占了大便宜的狄青哪儿有不愿意的份儿,脸红红地使劲儿点头。

陆母亲眼看着狄青当场往身上套了一件,在她跟前走动着以示喜爱,不由感叹道:“大郎啊,你若能有狄郎五分健实就好了。”

在当娘的眼里,自家的娃当然是越壮实健康越好。

陆辞失笑,还来得及没开口,狄青就急急忙忙地帮他分辨了:“还是公祖那样的要好、好许多。”

陆母心里想笑,嘴上却故意道:“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还打小就挑嘴还爱躲懒,又常变着法儿让人帮他提拎东西,哪儿好了?得亏他生了个聪明脑子,不然人家还能靠种地打猎做营生,他可做不来。”

陆辞无奈地向狄青摊了摊手。

换作平时,狄青无论如何都听不得别人说他公祖的不好的,非得翻脸不可。

偏偏说这话的人,却是公祖的娘亲,他着急得脸都有些憋红了,还想不出好的说辞来。

最后绞尽脑汁,才憋出这么句话:“……我在家时,爹娘就常埋怨我太耗粮食,脑子还笨,当然是公祖这样的好。”

陆母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陆辞,想要求证。

陆辞笃定地点了点头,忍俊不禁道:“待晚膳时,娘亲便可大开眼界,见识见识狄小饭桶的威风了。”

狄小饭桶:“……”

陆母忍不住笑了:“难怪你与大郎投缘!”

不都是饭量大得吓人,身上却不见多长肉的?

不过与陆辞相比,显然陆母还是个厚道人,借着让狄青挨个试衣的理由,让陆辞没能继续捉着已脸红脖赤的他调侃。

见挨个试了一通后,竟都非常合适,陆母是高兴自己的心血不至于白费,陆辞也是乐见其成,便真都归了狄青了。

陆辞见狄青捞着这几件新衣裳,难得地露出一副喜形于色的模样,不由揶揄道:“平时也没少给你买新衣,怎不见你这么喜欢?”

狄青不好意思道:“这自是不同的。”

不光是赠衣的人是陆母的缘故,还更因为,这身衣裳原本是要给陆公祖的。

见娘亲听了这话后,更感欢喜后,陆辞不由挑了挑眉,故意慢悠悠道:“没想到你人看着嘴笨舌拙,其实是个脑子活的啊。”

这不,才刚打照面,就将他娘亲哄得高高兴兴的了。

话音刚落,陆辞忽想起什么,又问娘亲:“怎么这些衣裳的大小长短,都是一模一样的?”

按照常理而言,即使是久未闻面,而不得不估量着尺寸做的衣,但都会预出郎君长身体的部分,而逐年做宽松一些。

陆母理所当然道:“当然一样了,那都是在你离开的头一年里做的。”

陆辞眨了眨眼。

”那年确实是想你得紧,索性每念你一回,就做一件衣……”陆母面带怀念道:“后来生意做大了,铺席一多,单是管都管不来,又哪来的闲暇去念你。”

陆辞:“……”

如此现实的母子情,果然是亲生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陆母很快让陆辞更深刻地体会到了,究竟何为现实的母子情。

陆辞初初回乡,因旅途劳顿,便在家中休养了几日,每日睡到自然醒,除了亲自辅导狄青的功课外,就是让下仆去街上买来密州当地的特色新点心,一边饮着正店买来的新酿果酒,一边优哉游哉地躺在后院的摇椅下,观赏越雪的风景,消磨时光。

陆母先开始也是毫不犹豫地推了店里的活先不管,陪着她家大郎闲坐。

然而很快,她就闲不住了,恢复了对店铺巡视不说,还委婉地建议陆辞莫在家中一昧闲着,没事也带着狄青多出门逛逛去。

陆辞倒是愿意对她铺席里的事务帮一把手,譬如算算账,进货出货的登记等事,不料却遭到了陆母不假思索的回绝。

陆母毫不客气道:“当真不必。且不说你难得回来一趟,就你那算法,虽快上许多,却要用的人重新学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单是瞧着就头昏眼花了,哪儿学得下去?”

陆辞哭笑不得:“雇账房来学便是,娘亲何必连这也亲力亲为?”

陆母果断摇头,振振有词:“你这是想得太轻松了。凡是有些能耐的账房先生,哪个不是自有一套算账法子,当做传家宝的?你要人家学你的,他们可不见得乐意,即使乐意吧,那也得费老大的劲儿,还浪费了你自个儿的时间。末了等我要查账核对时,不还得按着你的来才看得懂?我可学不来。那还不如由着他们照着那老笨的法子理账,虽是慢上一些,但至少他们轻松了,我也能看得懂账簿,不至于睁眼一抹黑。”

陆辞固然意外,但听了娘亲这通解释后,也觉有些道理,遂不再勉强了。

然而陆母实在是看不惯他成天在家里闷着,又忍了几天后,就再忍不住了,开始在自己每天出门前,光明正大地把他往外撵:“你自己是成天闷得住,怎不替狄郎想想?他千里迢迢陪你来此,总得在外逛上几圈吧。”

陆辞原也有此打算,正要欣然应允,被维护的狄青就先急了:“我不觉闷,真的一点不觉闷。”

倒不如说,除了在每日几回的小考时才颇感紧张,生怕表现不好叫陆辞失望外,这样唯有两人朝夕相对的神仙日子,他可是再乐意不过的了。

陆母是真纳闷了:“他整天拘着你念书,枯燥得很,以往除了他,也只有朱郎受得住了。而柳郎钟郎滕郎他们可叫苦不迭,你真的不觉闷?”

她清楚陆辞那般严格,是为将一道赶赴贡举的友人们好,遂从不发表什么意见。但狄青年岁要小上不少,还已错过了今年参加童子试的时机,下一回贡举,多半就在三年后了,又是难得来密州一趟,她才特意与陆辞提了一提。

哪知最不答应的,却会是狄青本人。

狄青摇头如拨浪鼓。

陆辞欣慰地揉了揉狄青脑袋,笑道:“娘亲既然都这么说了,今日就带你出趟门吧,也当奖励你这些天里刻苦懂事了。”

陆母这才放了心,自顾自地去店铺里了。

陆辞则先领着狄青和两名下仆,戴上避寒遮脸的兜帽,往集市上逛了一圈,出来时,健仆手里已拎满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零碎至柴米油盐、大件儿些的御寒用的衣物手炉、以及滋补身体用的药材,应有尽有。

马背两侧,也早就挂满了陆辞从汴京带来的手信。

狄青虽很轻易地瞧出公祖是要去拜访谁的迹象,但却跟没有任何好奇心似的,除老实帮忙拎包外,根本不曾问过半嘴。

还是陆辞在几人上山途中,笑着与他主动解释道:“先带你去南都书院,拜访我旧日师长,也好让你接受一下书院的书香气的熏陶。”

李夫子原本是准备好要亲自送易庶进京赶考,顺道在他最得意的弟子陆辞家里小住一段时日的。

不料到了临出门那几日,他偶感风寒,却没将这点小咳嗽放在心上,照常去书院上课,结果转日就加重了病情。

等到了启程那天,他正是病得最厉害的时候,烧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迷糊中还念叨着要去京里的事儿,叫他妻子是又气又好笑。

哪怕明知道李夫子在病好些后,肯定与擅作主张的她生闷气,那时她都毫不犹豫地让人送信给不知该不该等下去的易庶,让其自个儿出发,不能指望这发烧的顽固老头了。

又因陆辞回密州后,这几天都在家中深居简出,上集市时也带着斗篷,因此知道他已回来的消息的人并不算多。

陆母倒是当天就有心给李夫子递信去,却被陆辞阻止了,准备亲自登门拜访,给李夫子一个惊喜。

腊月初,山下已下起了绵绵细雪,地面湿滑,陆辞为安全起见,索性也不骑马了,与狄青肩并肩地走在前头,背后跟着下仆,有说有笑。

狄青显然对这条陆辞曾走过多年的路充满了好奇,禁不住东看西看,问东问西,这破天荒的兴奋劲儿,直让陆辞都有些意外了。

因二人一路闲聊着上山来,到南都书院门前时,好像就是眨眼功夫。

看门的老汉穿着厚厚的冬衣,挨着门柱靠在窄窄的门檐下,正打着瞌睡。

忽听到些许动静,顿时惊醒,再抬眼一看,见远处有一行人影渐渐行来,便赶紧起了身:“你们是……”

在询问时,他很自然地就忽略过了其他三人,一个劲儿地盯着为首的陆辞瞧。

陆辞见对方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原先那位,便客客气气道:“我曾在书院中就读,现略有小成,又得了空,特来看望李先生。”

“噢,又是李先生啊!”

那人原只惊叹陆辞生得好,听了这话后,更是疑心尽释。

他瞧着陆辞身后的大包小包,忍不住嘀咕这可不似‘略有小成’,就这架势,怕是有大出息了。

这李先生别看脾气厉害,教书也是顶好的,前头教出来个连中三元、还在京里做大官的陆辞,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出人头地的学生。

还肯专程买这么多东西上山来探望恩师,显然是个知恩图报的。

他乐呵呵道:“他今日也没来给学生们上课,这会儿肯定还在自个儿屋里养病哩。我这就带你去。”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运气特别差,导致心情也很不好,写文的状态也跟着不咋地了,不好意思。

欠下的2更会慢慢还的啦……保证在猪年里还清(沧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