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8:06
A+ A- 关灯 听书

陆辞问得突然,狄青愣了愣,认真想了想,才小心回道:“出人头地,入仕为官。”

他的紧张神色,被陆辞当做是被问及未来志向时少年郎常有的小腼腆,却不知晓,这份谨小慎微的来源,其实是对方怕这份答复会令自己失望的缘故。

陆辞莞尔一笑:“随意聊聊,你莫要慌张。”

狄青干巴巴道:“不,不慌张。”

对他的这份此地无银三百两,陆辞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倒是厚道地未去揭穿,而是继续问道:“你日后是愿从文,还是更愿从武?”

狄青想也不想道:“从文。”

陆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追问:“为何想从文?”

若换成任意一个别人,回答陆辞这一问时,定然都会大义凛然地抛出一番‘家国兴亡、匹夫有责,当以天下为己任’等冠冕堂皇的说辞来。

老实巴交的狄青,却毫不犹豫地说了大实话:“公祖,柳兄,朱兄……皆从文。”

因此他最大的梦想,就是也能考过贡举,再顺利得到一官半职,最好能留在京中,如柳朱二人一般,一直同公祖在一起。

陆辞微愣。

狄青所给出的这个答案,的的确确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没想到还真是个黏人的小崽子。

他忍住想揉揉狄青脑袋的冲动,笑着问道:“若你不曾与我相识,又会如何打算?”

狄青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

他对‘不曾与公祖相识’这个假设,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排斥,甚至连眼前的美味菜肴,都变得寡淡无味了起来。

他抿了下唇,仔细思量片刻,坦诚道:“若无公祖,乡中官学倾颓,而私塾要价高昂,家中只供得起兄长一人念书……我应是会继承家业,耕种捕猎吧。”

陆辞已懒得纠正他无意识下就总带出来的‘公祖’称谓,只是顺着他的话,略微想象了下小狸奴在山间灵活地窜来窜去,日日满载而归,又在田间勤劳耕种的模样,不禁笑了:“万幸将你带了出来,不然让你就此拘于乡间,未免太过大材小用了。”

狄青脸上唰地一红:“当、当不得公祖谬赞。”

陆辞见他反应有趣,索性慢悠悠地补了一句:“狄弟此言差矣,我可从不谬赞他人。”

狄青:“…………”

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阵狄青这脸颊红通通的,差点要埋首桌上,根本不敢与他对视的羞涩模样,陆辞见好就收,正经道:“你年岁尚小,纵使不喜诵读经义,练作策论,而更好舞刀弄枪,亦无可厚非。”

放在后世,狄青这岁数,也只是小学刚刚毕业,正是心性不定,最为贪玩好动的时候。

哪怕狄青心性较为成熟,显然也还不具备足够的判断力,对自己将来做出明确和靠谱的规划。

更何况陆辞认为,自己将人从汾州老家带出,背后可是狄父的万分信任和殷殷期待。

单只为这份监护职责,他肯定也要压着狄青先老老实实念一阵书,等岁数长些,再做具体决定。

但陆辞同时也想到的是,若是狄青当真有从武的意向,观其表现又的确有这方面的不俗资质,那恐怕还得增加一些武艺和兵书的课程,以免荒废了黄金时间。

陆辞细忖片刻,将建议梳理一番,才徐徐开口道:“大宋武官,出身不外乎两种,一为行伍出身,二为恩荫入仕。后者与你并无关联,只看行伍出身者,为禁军军人由诸班直而迁诸军将校,凭借的标准,则是军功和年资,拔优所看的,则是‘循谨能御下者,武勇次之’,对兵书韬略并无要求,因此行伍出身的武官,大多不通文墨。”

狄青若有所思,不时点头。

“我再同你说说武举,”狄青听得认真,也的的确确在思索着自己的话,陆辞自然愿意再同他再多说一些:“咸平三年,官家曾命二制、馆职详定武举人入官资序故事,然最后皆议而未行,近来太子正忙于筹备制举,怕是短期内都无暇顾及它,更遑论重开了。”

陆辞未言明的是,即使小太子踌躇满志,有意大刀阔斧地行动,碍于顶上还有官家看着,自己不过是担了监国一职,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心急。

“在制举之中,有‘军谋宏远武艺绝伦’一科,意在选拔将才,具体章程还未定好,但你若存有意向,这应是近几年来,最可行的出路了。”

说到这,陆辞见狄青已是两眼蚊香,显然快跟不上了,便笑着做了最后总结:“你要考虑具体走哪条路子,此时还为时尚早。不过就我认为,武举和有关将校科的制举重开虽是迟早的事,然今人重文雅而轻武节,战时亦好以文制武,纵中了武举,日后于升迁一途仍旧坎坷,与拔于行伍者几近无异,莫太寄希望于它。若能有个贡举出身,则大有不同,你且好好考虑。”

陆辞因接连主持贡举解试、制举定科等事宜,对被废弃多时的武举,也颇为了解。

将门子弟从恩荫入仕,继承父祖之业,所得武阶最高为东头供奉官,最低也为三班借职。而他们所需通过的出官考试,简单得‘止令读律,写家状’即可。

相比之下,武举应试则要苛刻得多:先必须得保奏方得应举,之后更需连过四试,囊括《武经七书》,《孙子》,《司马法》等兵书,以及弓马武艺才得中。

偏偏这般过关斩将,好不容易取得的授官规格,却比恩荫出身的要低上数阶。

之后的注授差遣制度,也极不合理——按照文武双全的标准选拔出的佼佼者,在一般情况下,却只安排到地方上从事巡检、县尉,甚至是掌管场务,税收,冶铸等事宜的监当官。如此长期游离于军队之外,只做些寻常小吏也可应对的俗务,又何谈建立军功,成为真正的将帅之才?

在这方面看来,将门子弟享有的最大优势,便是能获得大量的战场实践,外加父兄传授了。

相比之下,若能由文入武,在能通过贡举选拔的前提下,额外学习兵书经史,并修武艺,以成为众人眼中素习韬略,深明大义的‘儒将’和‘智将’的话……

那不论是出身名誉,还是前程出路,甚至切实行事方面,都要顺畅通达得多。

当然,这也是所有路中,最难走出来的一条。

“总而言之,”陆辞笑眯眯地捏了捏狄青因不知思索着什么、显得一派严肃板着的脸:“我虽看好你的毅力和资质,但就目前看来,你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地念书吧。”

话虽这么说,见狄青一副明显意动,认真考虑的模样,陆辞也在下定决心,待回京之后,就速速寻一名合适的武人,向狄青传授武艺,以免将最好的时候耽误了。

兵书倒不着急,可以等狄青考完贡举后,再自己研读。

而要说到军旅中,他最熟悉的人……

陆辞不假思索就敲定了等回去之后,就跟那位颇好说话的齐郎将说说,看能否得其推荐,找个合适人选。

对于陆公祖的这些想法,狄青自是无从得知。

他光是应付陆辞给他安排的严密课表,以及接连不断的大小考试,就已紧张兮兮,疲惫不堪了。

陆辞是适应了这样的复习强度,又因狄青擅长掩饰自己的疲累,因此起初还未察觉。

直到有次半夜他忽然醒了,心血来潮地坐起身来,检查睡在隔壁床上的狄青有没有踢开被子时,听到狄青在睡梦中都眉头紧锁、还断断续续地背诵《论语》,不由失笑,之后就减缓了节奏了。

而对狄青而言,除却考试令他头皮紧绷,唯恐成绩太差,叫公祖失望外,这种由公祖向他单独辅导课业、不时能得微笑褒奖的神仙日子,他又忍不住感觉甜滋滋的。

——真恨不得船行慢一些,日子再长一些啊。

这样的希望,自然落空了。

五日之后,并未再遇上艰险阻隔的船只,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密州港口。

在船员们有条不紊地卸下货物时,陆辞也不忙下船,而是领着狄青来到甲板上,感叹道:“一晃三年,这里变化还真不小。”

从船上往下俯瞰,万户鳞栉,市声襍沓,车水马龙,人潮似海。

比他印象中的密州,可要繁荣热闹上许多。

这天日光暖和,无风无雪,陆辞仗着身上穿了厚厚的衣袍,带着被他也裹成一只粽子似的狄青,舒舒服服地在船头晒着太阳,往下看风景。

白日里总喜欢懒洋洋地窝在各处打瞌睡的小梨花,也好奇地爬上爬下,往外张望。

陆辞倒无一般离乡旧了的游子常有的‘近乡情怯’的情愫,加上乍一看来,这密州港虽是大变样了,但仔细观察后,随着记忆被逐一唤起,他所熟悉的一些店铺,也大多还在。

只是,当陆辞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些招牌醒目的店铺上时,不受抑制地滞了一滞。

三元澡堂、三元包子铺、三元书坊、三元布铺、甚至还有三元街……

那都是些什么鬼?

陆辞唇角原本噙着的笑意,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赶在狄青察觉之前,他勉强压下了立马调头走人的冲动,淡定自若地将视线移开,又若无其事地起了身,握住狄青一手,平稳道:“货已卸得差不多了,我们也下去罢。”

狄青眨了眨眼,很是贴心地假装没看到那一大堆醒目的‘三元’招牌,乖巧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今天的都来自《中国科举制度通史·宋代卷下》第十四章宋朝武举制度):

1.宋时武举再开,真宗朝并未实现,而是在仁宗天圣七年才成。

然而才开20年,就又废除了。主要原因是,跟文举相比,武举的考试难度较低,对原本主习文者而言,自然要简单许多,容易考中,就被当做当官的捷径了。许多士子在贡举落榜后,转看兵书,权习弓马,报考武举,以求侥幸一第,或者干脆请人代考。而这样的人,在考中之后,也多会放弃武学,靠锁试转文资,并且回头再看兵书、戎器时,甚至会引以为耻。

于是靠钻这空子,武举出身的人锁试换文资的话,升迁极快,就成了许多士人眼中升官的一条捷径了,而根本起不到选拔文武双全的武人的效果。

2.靠荫补能得到的最高武阶官,是东头供奉官,阶次为第45,为从八品,最差也是三班借职,第52阶的从九品;靠武举能得授的最高武阶官,则只有三班奉职,只比荫补里最差的三班借职高1阶,为第51阶,第二第三的授官更低,靠后一些的,甚至连官阶都没有,全是无品也不入流的武散官。

举个最鲜明的对比:欧阳修为文举省元,当他官拜参知政事(副相)的时候,跟他同期的武状元张建侯只是个在52阶武阶官中位列第39阶的洛苑副使。

3.武举人必须具备一定资格的官员的奏举,才可以应举。而且保奏的官员,都有一定的资格限制,保官只包括:中央进军的将官和各地驻军的统兵官;谏官和御史;省府推、判官、府界提点朝臣、使臣,诸路州府官,此外还有高级武官如正任,横行使,副使,每人可以奏举一名武举人。

4.武举分为比试、解、省和殿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