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7:10
A+ A- 关灯 听书

面对这桩别人恐怕是求之不得的‘清闲’差事,陆辞的头个反应,便是坚定推辞:“谢殿下看重,然以臣为充监试之事,恐怕不妥。”

赵祯对陆辞的推脱,显是早有预料,仍是微微笑的模样,耐心问道:“这是何故?”

陆辞遂将最官面的原因抛了出来:“不符旧制,朝中定有异议。”

宋循五代后周之制,在诸路州府监军的解试中,只设监试官一员,多由转运司选差本州府监军的通判或幕职官来充任。

开封府自有通判,监试一职,当由其任,如何轮得到陆辞头上?

赵祯不慌不忙地反问道:“陆左谕德曾连中三元,亦曾供职于馆阁,还曾为我讲经数月,有半师之实。世人应知,陆左谕德为天下难得的英俊之才,难道还当不得一场解试的监试官了?”

说到这,赵祯顿了顿,铿锵有力道:“我倒要看看,谁要开口质疑了。”

哪怕陆辞不说,赵祯其实在心中做出这一决定时,就已做好了遭到反对的准备,更是筹备好了应对方法。

这套说辞,正是他预备拿来对付质疑者的。

若真有人要反对陆辞担任监试官,那是不是认为,几十年才得一位的三元及第,又是清贵的馆阁出身,还曾为太子殿下讲经的人,却连在解试中一试举子的资格,都不具备了?

陆辞自然也能想象出,反对者会被这套说辞给结结实实地噎住的表情。

他干脆直接换了个理由:“臣入仕不过两年许,一资且未满,资历德望具不足,恐难当此任。”

赵祯听了这话,当即笑了。

他笑吟吟地看着这位小夫子,眼底仿佛流露出‘就知你要这般自谦’的宠溺来。

就在陆辞以为自己眼花了的下一瞬,从从容容道:“陆左谕德任讲的时日虽不算长,所言故事,却是不少。其中最不乏的,就是吏部磨勘时,太重资历而轻实绩,才养出无数尸位素餐、只求无过的官吏来。我若不能从中汲取教训,仍一昧看重资历而不见实才,岂不是白听了这么久的课?”

陆辞:“……”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还有被这身份尊贵,却一向乖巧认真的小太子学生,拿自己的话来堵自己的一天。

但这也难怪——他是被赵祯的神来一笔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从他身上将‘谋定后动’学了个十成十的赵祯,却是在开口之前,就做好了十成准备的。

对着赵祯那双充满期许的亮晶晶的眼睛,陆辞无奈地说出了最后一个理由:“臣曾迫于生计,两年前编有《策论细解》三册,若担任贡举相关职务,怕是有违避嫌之制。”

赵祯对《策论细解》的存在,还真一无所知。

初闻此事,他不禁有些惊讶,再问道:“真有此事?”

陆辞认为小太子终于要放弃这一突发奇想了,点了点头,正要暗松口气,就听小太子兴高采烈道:“如此甚好。若陆左谕德所编之书当真有用,那今回贡举,诗赋且不论,单策论方面,定要出现更多佳作了。”

又安抚陆辞道:“陆左谕德不必多虑。阅卷者不止你一人,且有誊录,糊名制……”

陆辞听着听着,慢慢地变得面无表情。

他算是看明白了。

自己这温柔贴心的好学生,分明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将他送到近乎与世隔绝的贡院中,一锁个把月不可啊!

在赵祯看来,却是成功地说服了自己的小夫子任这一既清闲,又可加快攒资历和功绩的好差事。

他心情极好,立马将这一任命转为诏书,正式以陆辞为开封府解试的监试官。

尽管下诏前的‘有商有量’,明显是走后门的非常规操作,但在小小违规后,赵祯还是极尊重规制的。

于是按照制度,陆辞在接到委任诏书的当天,就得与考试官、点检、封弥、誊录等官一直锁宿于试院之中,连家都不能中途回一趟。

换洗衣物和必备物品,则由转运司的官吏去取,等经他们仔细检查,确定其中无夹带的请托纸条后,才能到陆辞手中。

木已成舟,陆辞住进贡院后,也就尽可能放平心态,接受这一安排了。

横竖家中有靠谱的朱说看着,狄青年纪虽小,也极懂事,唯一让他有那么点不放心的,反而是他们中年岁最大、也最为风流的柳七。

他这一锁个把月,保不准柳七就要忘了自己馆阁官的身份,去些秦楼楚馆放飞天性,花天酒地去了。

陆辞思来想去,索性利用平安历这点,通过吏人,简单地向柳七留了个言……

却说当晚得知此讯的柳七,在短暂的错愕之余,果真就如陆辞所料的那般哈哈大笑,乐得就差满地打滚了。

“好你个小饕餮,你总算也有今天!”

因他笑得太过猖狂,很快就遭到了朱说和狄青的共同瞪视,不得不一路扶着桌子和墙,艰难地挪回了屋。

进到屋中,他却还没消停,一边揉着笑得发疼的腹部,一边以颤抖的笔尖,写下几首打趣的小词。

先是一首《闻摅羽锁院有感》,再是一首《贡院秋深锁饕餮》,最后是一首较为正经的《征部乐》。

跟得意忘形得痴狂态的柳七不同的是,对陆辞被任命为监试官之事,朱说虽震惊,但很快就接受了,且对陆辞充满钦佩。

遥想三年前的此刻,他们还在密州书院中,为解试奋苦读书,且因是初回下场,也不敢奢求名次。

仅过了这么一会儿,陆兄就摇身一变,成了贡院中威严考官中的一员了。

真正会因好一阵子见不到陆辞,而感到情绪无比低落的,恐怕只有狄青了。

在锁院中,公祖怕是吃不到合心意的菜肴,也不能做喜欢的事,甚至连一个月后中秋佳节的花灯,都极有可能赶不上了。

狄青叹了口气。

但他也清楚,贡院戒备森严,要想像过去那般打猎野物给公祖偷偷送去,非但难以实现,还极容易给公祖惹来麻烦。

就在三人各怀心思时,负责跑‘平安历’的小吏,也到了陆辞家门前,客客气气地将其捎给柳七的那句话,给带到了。

柳七听到小饕餮被关到院中后,头件事竟是给自己递信,且听着意思,自己还是三人中唯一一份时,不禁有些感动,以及对方才的自己表现,感到了些微愧疚。

但在听清楚内容后,他就再不这么认为了。

陆辞的留言极其简单,仅是两个字——

等着。

柳七:“……”

等着?

等着什么?

就在柳七翻来覆去地琢磨这俩怎么看怎么暗藏玄机的字,浮想翩连时,陆辞已简单地收拾好了送来的个人物品,直接洗洗睡了。

经过被自己学生坑得够呛的一天,他竟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身心俱疲,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别的留到明日再说。

尽管陆辞发自内心地期望,这不过是一场梦境,但当窗外鸟啼将他唤醒时,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进到锁院中来了。

他认命地起身,自行更衣洗漱。

还好房间虽比他自家住宅的要狭小许多,也不可能奢侈地给他们用冰降温,但前后好歹都有竹林遮挡炽热日光,净面用的水则由吏人自井中打来,透着清冽冰凉,可解暑气。

待打理好仪容后,陆辞便推门出去,还未行出几步,就看到被任命为考试官的另外三位,正聚在廊中闲聊了。

陆辞一眼看去,就无奈地承认,这三人中,他一位都不认识。

也怪不得他——除他这个被小太子亲口任命,直接空降的监试官外,其他的解试相关官员的委任,则符合过往流程,都是从州府属官中直接抽调的。

除陆辞以外的其他解试官,不说彼此熟识,大多都叫得出名字,或曾共事过。

听见陆辞开关门的动静,原正闲聊着的几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将复杂的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在一群大多年过半百,须发花白的官员中,刚及弱冠,完全称得上风华正茂、器宇轩昂的陆辞,更是尤其醒目。

最尴尬的是,正是这位不论资历上,还是岁数上,都是不折不扣的晚辈,凭着一身璀璨政绩,由监国的太子殿下亲口任命,成为了权限最高的监试官。

陆辞坦然地由他们打量,走近前后,微微笑着颔首:“此回收纳公卷繁多,用过早膳后,就请诸位同我共阅吧。”

对这些官场上摸爬打滚多年,岁数比他两辈子加起来还多,彼此间又认识,已然结派,心里还自有一套小九九的官员……

陆辞从一开始,就没有结交的打算。

在他们安安静静观察他的时候,他就直接以自己的‘监试官’身份,‘温和’地开始发号施令了。

说白了,他与他们相处,顶多也就这锁院的一个来月。

日后再有交集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若是略微放低放软姿态,以‘谦逊’博其好感,怕是也将换来‘好欺’的印象,招来敷衍和无视。

放在平时,陆辞许会懒得计较。

但在小太子充满信任地交到他手里,由他主持,主要职责都在自己身上时,可就不能让底下人轻视了自己,任意胡来了。

毕竟一旦有了任何差错,他作为监试官,注定难辞其咎。

如此看来,显然还是一开始就运用地位上的差距,直接压倒他们的试探,再明明白白地划下界线,定下规矩,起码在这一个多月来,都能让老油条们领会规则,好好共事的恰当。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

话说这个贡举的时间还真不是我瞎写的,在陆辞之后的下一届贡举,就是在天禧三年发榜(也就是天禧二年开始的解试),榜首是王整。(《中国科举制度通史-宋代卷下》,上海人民出版社,p840(三十五)天禧三年(1019)王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