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6:46
A+ A- 关灯 听书

翌日早朝上,当林内臣红光满面地宣读完诏书,除了早已知情的寇准和李迪等人还是一脸淡定外,其他官员面上已是一片彻底的茫然。

官家养病,将由太子监国?

等他们终于反应过来,这头顶上的天已悄然改头换面后,顿时一石掀起千层浪,根本顾不上朝上不得相互交谈的禁令了,都激动地议论纷纷。

王钦若和丁谓具都默契地先看向寇准,见其虽是一派气定神闲,但不论是挺直的伎俩,还是眉宇间隐约泛着的得意,都将‘意气风发’四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二人心中发苦。

这寇老西儿,早就得陛下通气儿了!

丁谓还好,在扑空的时候,就隐约有着要偷鸡不着蚀把米的不好预感了。加上他近来烦心的,可不是没算计到寇准之事,而是他这‘倒寇’的盟友间,竟可笑地因此心生疑窦,互相猜忌起来。

尤其是被皇帝寻由头冷落了几日,可谓心急如焚的刘圣人,半点不认为计划之所以失败会是她那处出的问题。

于是在焦虑之余,将自身无能却还牵累上自己的丁谓等人,给记恨上了。

不过刘圣人目前势力再大,也仅局限于后宫之中,且完全建立在官家对她的宠爱之上,毫无稳固可言。

她的记恨,非但丝毫不能影响哪怕失败,仍然享有高官厚禄的丁谓等人,反而将她刚发展出的盟友和羽翼,给自己一刀断了。

加上她太过急于表态,一番弄巧成拙,就让原本不甚在乎权势的赵恒,也开始在皇权方面,下意识地防备着她几分了。

——若是叫武后之事在当朝重演,赵恒心忖,自己定是无颜见列祖列宗的了。

尽管叫寇准和官家联手瞒得死死的,到朝上直接宣读诏书,打了大多数人个措手不及,但很快,以丁谓和王钦若为首的两大党派,不约而同地重振旗鼓,要好好地分上一杯羹了。

丁王皆对官家会选择寇准保守秘密这点百思不得其解,可若说要他们相信,官家对寇准又恢复了十几年前那至真至诚、无话不谈的信任,又绝无可能。

既然如此,当太子监国时,所要选择的左臂右膀,定不只是寇准一人!

寇准仍然淡定,一言不发地听他们慷慨陈词,还是官家耐心耗尽,直接宣读将由李迪成为宰辅中第三位的决定。

不只是王钦若,丁谓都差点要气疯了。

他机关算尽,处心积虑,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成宰相么?

明明只得咫尺之遥,偏偏,却叫那平庸得很的李迪,给摘走了他期盼已久的果子!

李迪也是大吃一惊,全然没料到这叫天下士人梦寐以求的荣誉,会这么突然地降临在自己头上。

不论是出自真情还是假意,他的头个反应,都是果断的推辞。

赵恒象征性地劝了几句后,就直接让候在里殿的赵祯行出,不疾不徐地向官家行了一礼,说出事前定好的:“多谢父皇,让李宾客做宰相。”

朝堂上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赵祯目光温和地看向李迪这位东宫宾客,直让这岁数长他许多的老臣一怔,眼眶渐渐发烫。

赵恒便恰到好处地添了句:“太子都这样说了,李相,你难道还要推辞?”

李迪匆忙敛目,叫那滴将将滚落的泪,直直地坠落到地上去。

倘若到了这一步,他还做推辞的话,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惺惺作态,而非君子自谦了。

更何况,能跻身宰辅,即便只是次辅,也是为天下人谋福祉、可在青史垂名、世间无数人十年寒窗苦读,最期盼的夙愿,他又如何能例外?

李迪怀着万分感动,领命上任。

一场大戏就此落幕,可算从繁缛国事中顺理成章地脱身的赵恒,就愉快地宣布散朝,准备专心‘养病’去了。

赵祯内心虽是茫然惊恐、甚至慌乱无措,面上仍是一脸严肃的。

那板着的包子脸,落在若有若无地打量着他的臣子们眼中,就使得他们忍不住赞许地点了点头。

叹他年纪轻轻,却已是如此成熟稳重,难怪可得托重任。

而东宫官们则是与有荣焉:太子殿下的优秀,不正证明他们教导有方么?

唯有最了解赵祯小性情的陆辞,一眼就看出自己这学生看似稳如老狗,其实慌得一批的事实了。

他莞尔一笑,盯着已紧张到脸颊越发泛红的赵祯看了会儿,将注意力吸引来后,就冲学生极快地眨了几眨。

赵祯愣神的片刻功夫,陆辞已随其他官员,往殿外涌去了。

他慢慢垂眸,钝钝地想了会儿,忽然抿了抿唇,露出个小小的微笑来。

不知为何,他虽还有些紧张慌乱,但在那看似微不足道的几下眨眼后,就莫名地一下意识到,自己并非孤身一人了。

心里正甜的赵祯浑然不知的是,上一刻还给与他心里无限安慰的陆辞,下一刻就心情颇好地去销去‘太子左谕德’职事了。

眨眼间数月过去,距画作的进展,陆辞也不过完成三分之一不到,现小太子将以实习模式取代过去的填鸭式讲学,尽管早上还有太傅的讲课,但他这一只起辅助的左谕德,自然就不再被需要了,可全心全意地赶工作画,让春来时,能照原计划对河水进行治理。

对于赵祯的遭遇,陆辞以现代人的目光看来,当然对被赶鸭子上架的自己有着十足同情,也清楚此举有揠苗助长之嫌。

但在这十五岁就该成家立业的大宋,想说太早,也不算了。

况且上头还有偶尔赵恒盯着,底下臣子们再有雄心壮志,也只能保驾护航,而不敢越过他去。

这么想后,陆辞就彻底放了心,得来的下午闲暇,就全意投入到作画之中,好早日将这莫名得来的差使完成。

但在他不亦乐乎时,赵祯显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这位小老师。

在经历过监国最初几日的手忙脚乱、毫无头绪后,他渐渐适应下来,就惦记上许久没好好说过话的陆辞这位前左谕德了。

特别是在他壮着胆子利用职权,悄悄翻出爹爹无端从他这没收掉的小木龟司南和《汴京万华图》,重新据为己有,好好地满足了一番‘私欲’后……

他越发怀念起曾给自己枯燥乏味的念书时期,带来那丝期待亮光的左谕德来。

只在做新的任命前,赵祯极慎重地同二位宰辅商议许久,都没能拿好主意。

因看出赵祯的主要目的,是将陆辞留在身边,最好能随时问询,时刻看着,寇准在提建议的时候,就往这方面靠。

但能与皇帝朝夕相处的,除却内臣和宰辅以外,官职要么过高,要么过低,能跟陆辞曾任的左谕德所处的正四品下正对的,还真没有。

无论是寇准还是李迪,都对陆辞毫无敌意,自然不愿阻人前程,似王钦若等人那般恶意地将人往翰林图画院推荐去。

但他们也清楚,贸然赐予过高的官职,哪怕侥幸过了百官那一关,也无异于将陆辞架在火上烤,怕是在京中都呆不长了。

二人谨慎下给出的建议,皆是能在太子身边长待的职能,却多绕着起居打转,无一不在正五品以下。

道理赵祯都懂,但他就是不吭声。

他不乐意。

陆辞在东宫供职时,身为左谕德,官职可是正四品下。

且有他看着,无人胆敢慢怠对方。

仅是平调的话,也就勉强罢了,现单单就为自己想留对方在身边,叫陆辞落得不升反贬,招不知情者嘲笑的地步。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陆辞许不会在意,但他心里却是过不去的。

在赵祯心中,目前最适合陆辞的官职,应是正三品的翰林学士,兼知制诰了。

他其实早有了这一主意,却不露声色,而是先将两位最不会反对他对陆辞进行擢升的宰辅请来,客客气气地试探一二。

毕竟他再喜爱陆辞,且也知陆辞极具才干,但在最初同爹爹说了老实话、直接碰了颗钉子时,他就学会了先把自己真实想法藏在肚里。

见连这两位宰执,都纷纷将陆辞的官阶往下压,赵祯在略微失望之余,就先按下不谈了。

而在寇准和李迪告退后,赵祯独自琢磨一阵,忽地灵光一闪,就接连拍板了两件事。

一是在暗地里全力支持陆辞治水,二是派人筹备四月开贡举的事宜。

受陆辞影响,在力有不足的情况下,赵祯处理难题的想法很简单,很直接,却也很有效。

资历不够,功绩来凑。

毕竟单靠治区区蔡河水这一项,恐怕不够的。

刚巧开春后便是新年来到,距上回贡举,已满三年,是时候征求天下英俊了。

在这期间,左谕德应还闲着,他也能视治水进展,见缝插针地安排别的职事。

赵祯越想越觉可行,将小算盘打得哗哗响之余,心情也越发好了。

陆辞浑然不知,习惯了安排好友的自己,已被热心的学生青出于蓝地安排好了快速升职之路。

他在过了半个月专心作画的日子后,成功将进度赶到了五成,又从晏殊处得到将开贡举的内部消息。

对此喜讯,他的头个反应,就是兴致勃勃地给几位还在苦海沉沦的备考生写信了。

再战的易庶和钟元自是逃不掉,还有汾州的狄小不点儿,虽不能下场,但陆辞也还是专程写信将他邀来,想带他感受一番京师的不同小地方的热烈氛围,好激发学习的积极性。

至于沿途的路费,陆辞通过邮递一道附上,为防狄青不肯接受,还特意注明是以前欠下的买野物的钱。

作者有话要说:翰林学士知制诰会在后期详解。如果心急的可以去翻《宋代官制辞典》p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