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6:36
A+ A- 关灯 听书

尽管差点被陆辞的话给气个倒仰,寇准到底是经历过数不胜数的大风大浪的,在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再经历好一番思虑后,不得不承认这厮所言的风险,非但存在,且的确不小。

陛下糊涂不是一两日了。即便方才应承得爽快,但当时听到这道指示的,除了自己,就只有宫中那刘姓村妇。

刘娥对遭官家弃置不理的权柄虎视眈眈,近来更有了迫切联合外臣,为此不惜乱攀亲戚的荒谬举动,在惹得刘姓的清流大臣惶惶然的同时,那强大的野心,在私下里也算是暴露得一干二净了。

纵使她最初寻的权知开封府的刘综,以及另一位大臣刘烨都对此避之唯恐不及,但谁又能保证,狡诈而不择手段的王钦若或丁谓等人,就不会欣然应诺呢?

一旦那妇人同王钦若沆瀣一气,那势必将皇帝有意立太子监国之事设法传递出宫,容盟友思量对策。

那自己不惜连夜着急可信之人,也要赶在明日早朝前诏书写好的目的,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毕竟说到底,他是因为太过清楚,一旦陛下在其他臣子前表露出这一想法时,定然会遭到旁人的阻挠和反对,才要让木已成舟,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的。

况且,哪怕王钦若等人仍不知情,单只是陛下被那妇人说得生出悔意,他明日却着急在朝堂上将诏书取出的话……

寇准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若是如此,官家为免下不来台,定会执意否定。

届时要扣在‘谎报圣意’、‘擅制诏书’的自己身上的,可就是场不折不扣的灭顶之灾了。

寇准隐约感到几分不寒而栗,但让他彻底放弃去抢这一先机,还叫忙了大半夜的一干亲信也跟着白忙活一趟,他又着实不甘心得很。

能让官家亲自开口说出,要让权于太子的话来,这样的好机会恐怕是千载难逢的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事尽快敲定。

当诏书一读,在朝上直接成为既定事实后,便能彻底压得反对派说不出话来。

可他真要将自己和一干亲信的前程,甚至是身家性命,压在向来摇摆不定、还易听信身边奸佞所言的陛下的诚信上头吗?

寇准反复思量时,杨亿已终于将诏书写好,一路寻来,要予他过目。

见寇相手捧诏书时,一改方才狂热姿态,却心不在焉的模样,杨亿一时半会还没往方才匆匆离去的陆辞身上想,不由关怀道:“相公可是累着了?”

寇准让他叫了回神后,却未开口,而是目光复杂地看了强抑着万分激动的友人一眼,旋即召来下仆,低声叮嘱几句。

丁谓等人有余力,派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又何尝没有呢?

只是事发突然,无暇分神关注那边动静罢了。

在两相权衡下,他最终决定,若是在丁谓和王钦若等人处,并无自己已然走漏消息的迹象,那便压上全副身家,赌上这么一把。

若能成功,不论最终掌权的是自己,还是自己信任的友人,他都有信心大展抱负,还这十几年来被王钦若等人弄得污七八糟的世间一个朗朗太平,再为黎民苍生谋求福祉。

他距离这一毕生夙愿得偿的画面,可只差在百官面前,宣读那么一道让它付诸现实的诏书而已啊!

寇准拿定主意后,心底如释重负,将期待已久的诏书捧着,并不细读,而是坐在隔间的圆桌边,漫不经心地与一脸担忧的杨亿闲话起来。

他并未等上太久,负责盯梢那几家人的仆役,就清一色地给他传来了‘并无异常’的消息。

寇准翻看着纸条时,心情不由万分振奋,直到看到最后一张、由生性尤其谨慎的一位下仆,特意写上了唯一被他认作是‘异状’的事来:大约是一个时辰前,丁谓府上偏门开启,悄然送出一顶女子乘坐的小车,瞧着是往乐游坊的方向去了。

他之所以认为奇怪,是因那轿子虽极不起眼,走得也是偏门,但在过往,但凡是丁谓府中女眷外出,要么是为烧香拜佛,要么是要踏青赏景,亦或是正逢佳节,出门凑个热闹。

现非年非节的,女眷为何偏要在夜里外出,还遮挡得严严实实呢?

寇准在看到‘乐游坊’那三字时,脑子里就已嗡地一声,旋即涌出无限失望。

乐游坊,并不是多热闹的好去处,但却有一人住在那里。

——曹利用。

而下人能想到的其他方面,他自然不可能想不到。

就凭这只言片语中透露出的小小细节,他已完全明了,自己这场‘突袭’,非但走漏了消息,丁谓还火急火燎地找同党们商量对策去了。

寇准缓缓地拧紧了眉,不可避免地感到些许不寒而栗。

……若不是那狡童心细,及时兜头泼了他一大盆冷水,自己恐怕就因心怀侥幸,而头脑发昏地栽进了这场要命的陷阱里了。

杨亿见寇准在看过这几张没头没尾的纸条后,就未再言语,且脸色变幻莫测,不由疑惑。

正待他要关怀几句时,寇准已长叹一声,笑骂了句什么,又嘀咕道:“一债未平,一债又起。”

杨亿错愕:“相公?”

寇准长舒出一口气,重振精神:“无事。”

的确无事。

陆辞在独自回家的路上,也分神琢磨着寇准面临的局面。

若是寇准再谨慎一些,或是肯听他的那几句不中听的劝的话,只要稍微意识到‘不秘’和‘官家反悔’带来的凶险,就不会操之过急了。

只要寇准不被狂喜冲昏头脑,以其能在宦海沉浮多载,在官家甚不喜其性子的情况下,还能位极人臣的本事,自保自是无虞,甚至来个将计就计。

陆辞心忖,此事要是落在自己头上的话,那要做的头件事情,就是放弃提前写好诏书、再让官家在早朝时承认、好打其他人个措手不及的大胆计划。

而是要么按兵不动,要么来个反其道而行,叫自以为捉到寇准致命把柄、商量一夜要置其于死地那几人计划落空,然后互相猜疑。

丁谓等人结成的所谓联盟,仅仅建立在‘对付寇准’这一共同目的上,彼此之间,恐怕并无丝毫信任可言。

那只要让其他几人亲眼看到事态发展,与从刘娥处得到消息那一人所言的严重不符,这脆弱联盟的分崩离析,也就离得不远了。

思及此处,陆辞不禁叹了一声。

自己到底是过于人微言轻了。

只要想有稍大的举动,就得经过上头批准才行。

而寇准虽对他多有照顾,却是树大招风,还是个处处树敌的臭脾气。

要一昧只想借这大树遮风避雨,独善其身,安心等自己羽翼稍微丰满一些的话,那恐怕不日就要轰然倒塌了。

哪怕他愿意帮着操多一份心,主要得看对方肯不肯听。

不过,只要不是寇准因轻敌而出了明显大纰漏,陆辞也不愿插手。

他还是颇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的猜测,并不见得就一定准确。

而要让寇准信服,他却是一次都错不得。

一阵冷风嗖嗖灌来,陆辞淡定自若地紧了紧围脖,又稍稍催马,好早些回到家去。

——说到底,还是得尽快提升自身实力才行啊。

太子监国之事,绝对急不得,却可徐徐图之。

等赵祯的地位水涨船高,自己身为东宫官,加上小太子的温善脾气,肯定也能跟着往上提几级。

陆辞正有一搭没一搭地盘算着,忽然在呼啸的北风中,分辨出一道被风吹得七零八落,极微弱的细小叫声。

他不由一怔。

在犹豫片刻后,还是勒了马缰,翻身下了马背,朝距离不远的声源寻去了。

于是不久之后,因陆辞忽然在夜里被中书省人传走,一直未归之事,而颇感担忧的柳七和朱说二人,具都无心睡眠,也顾不上明日还要去馆阁,默契地各裹着一床羽绒被,形象全无地窝在火盆边,一边烤火闲聊着,一边掩饰着内心的忧虑,一同等陆辞回来。

等带着一身被风刮来的寒气的陆辞,终于回到家中,徐步步入厅中时,就见到两位友人还在这等着自己。

陆辞心里既感动又无奈:“你们这是何必呢?我是被寇相叫去,京中不久前闹了那桩监守自盗案,戒备正是最严的时刻,根本不可能出什任何差池。”

朱说老老实实地就要解释,而耳朵尖的柳七,已将注意力投往陆辞怀里了:“摅羽怀中所藏何物?”

陆辞莞尔一笑,大方地将裹得严实的外衣解开,露出被他藏在怀里的那只在街边徘徊没多久,就已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奶猫来:“一只迷路的小狸奴。”

那只自被陆辞抱起后,就知晓自己捉到救命稻草的小猫儿,一点也不怕生地一边奶声奶气地‘咪呜咪呜’叫着,一边往他的怀里撒娇一般地藏。

陆辞用温暖的围脖将它裹住后,才小心藏入怀中,现在到了极为温暖明亮的室内,那小猫儿还是不敢离开陆辞身上,毛茸茸的爪垫微微颤抖,嫩嫩的爪子则使劲儿地钩住了陆辞的外裳。

柳七凑近前来看了几眼,笑眯眯道:“愚兄有几位故人,也爱畜养小狸奴作家宠,却不知摅羽也有这些喜好。”

朱说也瞄了几瞄。

陆辞虽不愿对其见死不救,却也没有留下自己养的打算。他并不接柳七的调侃,只道:“待天气好些,就让人去打探它家主人是谁,将它早些送回去。”

柳七随口道:“摅羽若喜欢,留下不好么?”

陆辞笑了笑。

不知为何,他立马就想起远在汾州的那只小狸奴了。

比起怀里这柔若无骨,在大冷天里只能受惊地咪咪叫的小东西,那只小狸奴却是充满野性,身形矫健,忠诚不二,还能打猎养家。

陆辞不由自主地笑了。

对上柳七探究的目光,他淡定回道:“连《左氏春秋》都不会背,还指望我留下它养?”

真要养的话,他也只养姓狄的那只啊。

柳七:“…………”

听陆辞口吻云淡风轻,却显然是认真的,他一时间只剩震惊了。

他并不知晓,‘小狸奴’其实是特指的某一只,闻言,只忍不住充满同情地看了眼对自己被嫌弃之事还一无所知、正冲着陆辞讨好地咪咪叫的小狸奴。

可怜的小家伙啊,注定做无用功了。

柳七啧啧有声地揉了揉那小猫儿脑袋,却被这不领情的小东西恼怒地拍了一爪,才悻悻收回。

嘚瑟什么?

没听摅羽刚说么,想做陆家的小宠,还得先背上一本《左氏春秋》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断更的原因是,我独自开车往返三百多公里的地方,赶赴一场实习的面试,结果结束后在市区遭遇严重堵车,还下起瓢泼大雨,水势越来越高,路边的车都被水淹没,我也完全不知所措……

只能眼睁睁看着水越来越高,最深处已经淹到人膝盖的高度,也没过车灯,边上起码十几部车要么撞了要么熄火了,真的很吓人。

我的车载雷达也在开过深水区时发出了严重的警告声,但是没办法啊,只能硬着头皮过去,根本没有退路也没有改道的地方。

等过了最危险的路段,我又开了200多公里没有路灯也没有间隔带的高速路回来。下午5点20出发回家的,到家已经11点了。当时真的太累了,就么有余力码子了,还落下一大堆要做的事情没法做,今天匆匆忙忙地补,才会导致文更得这么晚。

注释:

1.乐游坊有曹利用的宅第(《长编》卷一七四)。不过是仁宗赐的。我没找到他之前家的住址,就挪用了一下。

顺带一提,王钦若住在太庙一带。

2.文中所提的刘娥‘近来更有了迫切联合外臣,为此不惜乱攀亲戚的荒谬举动’,出自《如果这是宋史2》

刘娥勉强把前夫任命为侍卫司马军都虞侯,并且实际主管本司事务,把京城里的军队抓到了一半,接着再去攀亲带故找帮手,就一连串地碰壁,撞得一脸的大头包。

她先是扑向了权知开封府刘综,暗示都姓刘,俺们是亲戚。结果刘综退避三舍,不对啊,皇后,俺是河中府的,跟您离得太远了,不可能有亲人在宫里;没舍,不对啊,皇后,俺是河中府的,跟您离得太远了,不可能有亲人在宫里;没办法,过了一阵子,她又急冲冲地召见另一个大臣刘烨,这次策略改变,直接就要证据——刘卿家,把你的家谱拿来,咱俩很有可能是同宗。

刘烨的回复非常谦恭到位,一连气地说“不敢,不敢,不敢,实在不敢……”至于怎么不敢,为什么不敢却啥也不说,刘娥心照不宣,羞怯难当,也没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