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6:04
A+ A- 关灯 听书

陆辞不顾柳七万分懊恼的神色,施施然地独自回到了书房里。

在亲手将门关上后,确定四下无人了,他才从袖中取出卷好的词稿,平摊在桌上,仔细地一一欣赏起来。

即使不说这是以‘柳词’名垂后世、婉约派的开创人柳永特意写给他的词,哪怕只单纯是友人的一番心意,他也不可能看都不看,就放在边上,生生辜负了的。

之所以表明反对态度,是陆辞认为若是放纵柳永继续这么写下去,不仅会分散精力,影响备考,且柳词素来极得歌妓们的青睐。一旦传出,极可能得她们争相编曲传唱。

馆阁素来以清贵严谨著称,柳七又正处于一脚迈了进去,另一只脚还悬而未决的关键时刻。

陆辞哪儿会容这些充斥着闺怨闺趣、痴狂尽显的词传唱,败了柳七名声?

若是传到陛下身边,勾起其对那首充满轻狂怨气的《鹤冲天》的回忆,柳七别说抓住进馆阁的机遇,怕是仕途都跟着彻底凉透了。

陆辞越想越是头疼。

还是先没收了,等到合适时机,自己留个雕版作纪念后,再把原稿归还给柳七,要来得合适。

反正以他和柳七的多年交情,哪怕对方一时半会的理解不了自己良苦用心,也绝不可能生出怨怼。

如此想着,陆辞心安理得地将认真全部读完的稿子重新整理好,纳入暗格之中。

对柳七熬夜写词的作死行为,他方才其实是稍微真生了几分火气的。

然不得不说,看过这些词稿之后,他对友人是否能通过这次考试,就充满十足信心了。

就这些作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优异才思,柳七只要拿出七分实力,不脑子抽筋地答错题,那么在这场只考词赋的馆试中,还不得如鱼得水,一飞冲天?

柳七自是浑然不知陆辞对他的信心满满。

他光是对着那令人生畏的大叠作业,已是头大如头了,又刚丢了满意的诗稿,还得担心等陆辞给太子讲经回来后,再想些什么新招数来收拾他。

他愣愣地坐在桌前,半天一字未动。

直到敞开的窗外传来陆辞出门的动静了,他才如梦初醒,一边机械性地快写着,一边生无可恋地叹着气。

——尽管他与小正经朱说的脾气偶尔不甚对盘,但此时此刻,他是盼极了因路途遥远,而要晚上数日赶来的对方的到来了。

小饕餮这般盛情,总不能光叫他一人遭罪、咳、奋斗吧。

此刻的柳七,还真同陆辞心有灵犀了一回。

翻身上马,往皇宫赶的陆辞,一路上心不在焉的,也正是在琢磨朱说何时来到的事。

他实在太了解柳七了:今日虽结结实实地吓了对方一遭,能叫柳七稍微老实一阵,但效用却是持续不了多久的。

尤其他有职务在身,无法似筹备贡举时与人同起同住,时时刻刻将人放在眼皮底下。

要是朱说在的话,则能以他惯来极其严谨认真,来适当地压一压风流跳脱的柳七,二人竞争,还可以带动几分备考的紧张气氛。

而且,他也的确好久没见朱弟了。

待陆辞回过神来,却是他在去往资善堂的半途中,被一名眼生的内侍拦下了。

陆辞头个注意到的,除了对方不曾被他所见过的寻常相貌外,便是象征其在内侍中品阶甚高的服饰颜色。

并且,四下无人。

他心念微动,对方已**地开口了:“陆左谕德请回。”

这话说得极不客气,陆辞却丝毫不恼不怒,只平静询道:“所为何故?”

只听内侍冷笑一声,语出惊人道:“陆左谕德如何在寇相和陛下面前搬弄是非,耍弄手段,难道还无自知之明么?既低鄙无德,何配于殿下讲经!”

若是换作别人,见其质问时掷地有声的架势,多是要心里一惊。

加上被其一语道破同寇准说过话的事,没准就要被唬住,恼怒地自行回去的。

陆辞却是弯了弯眉眼,毫不客气地笑场了。

那人对陆辞的这种反应,显是始料未及的,不禁愣了一愣。

就听陆辞淡然道:“我对东宫中人,不说十分熟悉,也认得大多位,你品阶不低,为何我从未见过?”

陆辞此言,却非作伪。

他清楚,皇帝将他安排到东宫去,成为属臣之一,便是将他归派到了太子的一边。

那么只要皇帝还健在,那未来几年里,不论出于哪方面的考虑,恐怕都不会轻易挪动他的位置。

既是为了保证太子接受讲学,也是为了避免他这位东宫旧臣的外调掌权,会变相增加了太子的势力。

因知晓未来几年若不犯错,哪怕升迁也只在东宫里,陆辞便有意识地记下了大多数东宫中属臣的相貌和名字,而不似其他讲读那般来去匆匆,根本不记下人相貌。

这会儿只消一眼,他就能肯定地道出,对方绝非东宫中任职之人。

不等对方开口狡辩,陆辞已不疾不徐地往前迈了一步,下颌微扬,幽深的瞳眸淡淡地审视着对方,唇角微微翘起,咬字极其清晰地接道:“你不止来历不明,且对我行踪了若指掌。再方才听你口口声声地质问我,甚至欲我回去,定然不是身无仰仗的……”

那人眼底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慌乱,眉头一皱,扬声道:“胡言乱语!我不过是平日不在资善堂当差——”

陆辞完全无视了他的反驳,又近前一步,微微笑着问道:“不如先让我猜猜,你到底是奉了谁的命令?”

那内侍这会儿是真的急了:“你!”

“断不会是陛下,寇相,太子殿下的,”陆辞面上分明带着叫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在此人眼里,却是让人心惊胆战的咄咄逼人:“能从别处调你来此,又知我的行踪,还这般关心寇相,除了资善堂的周都监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了。”

言罢,陆辞已迈出最后一步,距汗流如注的此人不过半步之遥。

内侍心里咯噔一下。

他在这之前,只远远看过陆辞几眼,光记得模样漂亮去了,瞧着也很纤瘦。

但站近后才发现,陆辞非但高挑,且各方个毛都与他印象中的羸弱文人搭不上边。

特别气势上,颇有几分肖寇老西。

陆辞直至此时,才敛了微笑,将一直收敛的气势全盘释放出来。

他眸光冰冷,一字一顿道:“若我说错了,不如请你开诚布公,指正一番,看到底是谁那般胆大包天?”

那人被逼到这份上,如何不知事态已经彻底暴露?

他瞳仁紧缩,冲陆辞猛然出手袭去!

陆辞早有防备,一闪身便轻易躲开了。

而对方也是毫不恋战,趁着他退了这半步的空隙,就毫不犹豫地要逃跑了去。

——不论陆辞是诈他还是真已看破,只要是起了半点疑心,都监的目的就已经不可能达成了。

要是陆辞再强硬些,要捉他去对峙的话,更是大事不好。

然而他逃得果断,陆辞的反应,却是比这还快。

在虚晃半步的时刻,他的重心始终保持在前,在对方转身的那一瞬,就一手拽住其颈背的衣料,同时右腿微曲蓄力,下一瞬就猛然踹出。

“啊!!”

这一下极其准确,结结实实地踹中对方膝窝的根筋,直让人痛叫一声,疼得当场就要跪下。

却因陆辞提着他后颈的衣料,而连跪下都做不到,只能疼得满头大汗,狼狈地被生生提了起来。

对上此人真正透出惶恐和绝望的眼,陆辞云淡风轻地一笑,颇玩味地问道:“都图穷匕见了,居然还想跑?”

他虽比不上小小年纪就隔三差五上山打猎、身手矫健、一身精肉的狄小狸奴,但平时也极注重养生和锻炼,根本不是一心读书、足不出户,而导致身体羸弱的文士。

而且周怀政并不重视他,初初派来诈他的这位内侍,充其量也只是干过活的普通体魄,而非是有武底的高手,加上陆辞在发难时就已是十成防备的状态,才一下就将人制服了。

陆辞拿出当初看狄小饭桶捆鸭子的手法,干净利落地抽了对方腰带,将人给捆了,再在附近走了走,将他所熟悉的内侍叫来,着人查清楚此人身份。

周怀政固然深受皇帝信任,才被任命为资善堂都监,但也远不至一手遮天的地步。

他单看陆辞年纪轻轻便官居四品,除才学过人外,定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多半逃不过这回算计。

即使对方未被唬住,凭他亲信本事,也足够脱身。

因此当事态失控时,尚在官家身边伺候的周怀政完全还未意识到,也未来得及封锁消息,就已让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了。

作为事件的核心,陆辞却是淡定如常,照常给赵祯讲经。

赵祯简直要好奇死了。

他起初只纳闷从来都早到在外等候的陆辞,怎么会破天荒地迟到了一小会儿,就从下人口中得知了只言片语。

他在震惊之余,关注的重点却不是追查那人的来历和用意,而是迫不及待地想问陆辞是如何神通广大地识破对方、又一举制服那歹人的了。

陆辞却无情地忽视了他充满好奇的眼神,只为被耽误的一小会儿致了歉,而不详细述说具体缘由,就开始淡定地讲课了。

赵祯着急如被百爪挠心,偏偏碍于修养,不好打断讲经的陆辞发问,只好委屈巴巴地以满载渴望的目光看着陆辞。

陆辞眼皮一跳。

不知为何,他想起了远在汾州,但眼神却莫名相似的小狄青了……

他撑了整整一个时辰,还是在赵祯锲而不舍的眼神攻击下无奈地败下阵来:“太子殿下想问什么,就请说吧。”

赵祯都已经不抱指望了,结果柳暗花明。

他愣了一愣后,双眼倏然发出亮光来:“左谕德此言当真!”

陆辞迅速补上:“不过只许问三句。”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

1.资善堂都监:大中祥符九年置。负责管理资善堂事务,照看就读的皇子。由高级内侍(中贵人)充当。

《宋史·周怀政传》:九年,建资善堂,以怀政为都监。

2.不要觉得吓唬人没有用。实际上很多名臣都因脑补过度,而被类似的招数唬住,甚至差点自杀。

举例:

丁谓担心寇准、李迪东山再起,很想将二人置之死地。但大宋帝国并无诛杀大臣的习惯,二人所犯之罪,也没有条文可以处死。于是,丁谓就想出了让二人“被自杀”的权谋。

他得到贬谪寇准与李迪的诏书,又经由雷允恭设法派出中使,带着诏令去见这二人。

中使领会了丁谓的意思后,就用一个锦囊藏着宝剑举在马前,模样仿佛是把“尚方剑”,做出将要“有所诛戮”的样子。

使者来到道州后,寇准正在与客人宴饮,客人大多是道州的州吏,起来迎接中使,中使回避不见;州吏又问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中使也不答话——他就等着吓唬够了,让寇准进屋自尽呢。但寇准神色自若,让人对中使说话:“如果朝廷有‘赐死’的意思,请出示诏书、敕令。”哪里有“赐死”!中使不得已,拿出敕令,不过是贬官继续南下雷州而已。

寇准当即将道州司马的官服脱下来,换了一个短到膝盖的小吏服装,在庭下“拜敕”。而后,升阶,接着宴饮,谈笑如常,直到黄昏才结束。

而李迪则不同。

李迪此时被贬在郓州,接下去要贬往衡州。

他刚刚听到有中使举着锦囊“尚方剑”来郓州,就认为完了。他性情刚强,不想吃那一剑受辱,于是决计自裁。但是还没有实施,被他的儿子救了过来。

中使到了李迪府上,不走。有人来看望李迪,中使装模作样地让来人留下姓名、报上籍贯,意思是你们这一伙人跟李迪是同党,小心秋后算账。但是李迪才高品正,很多人不顾可能的危险,还是来看形同软禁的旧日相公。有人带来一些盒菜、美食之类,中使留在厅堂,一直到放臭了,也不给李迪吃。

李迪的一个门客叫邓余,看出门道,大怒道:

“竖子欲杀我公以媚丁谓耶?邓余不畏死,汝杀吾公,我必杀汝!”这小子是要杀我家相公,以此来谄媚丁谓那厮吗?我邓余不怕死,如果你杀我家相公,我必杀你!

于是邓余跟从李迪一直到衡州,一路上不离左右,李迪这才得以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