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6:01
A+ A- 关灯 听书

陆辞嘴角一抽,被这建议给逗乐了,故作欣然地点头道:“你要将小郎放我这,倒无不可。”

不等晏殊装模作样地道谢,陆辞就不急不慢地继续道:“若是我喜你家郎君伶俐,将人留下,直接就不还你了,你待如何?”

晏殊挑了挑眉,春风得意地炫耀道:“无碍,我与在京孑然一身的摅羽相比,膝下郎君还真不算少。若犬子中真有同摅羽投缘的,使你愿赏光为其义父,我自是求之不得。”

陆辞眼皮一跳,呵呵一笑:“那我可真得多谢晏兄的一番美意了。”

“摅羽太客气了。”晏殊遗憾道:“可惜你无论如何都不肯做我女婿,那你我不妨改定个儿女亲家,我将我家幺子许你做婿,你可愿意?”

晏殊的幺子?

陆辞微微一怔,竟还真有点印象。

好像是晏几道吧。

见陆辞神色微变,晏殊误以为他当真心动了,不由玩笑着追问道:“摅羽意下如何?”

陆辞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笑道:“后者免谈,前者尚可。”

若他没记错的话,晏几道是晏殊的老来子。

现晏殊正当壮年,谈幺子的学业,未免为时太早了。等真过了几十年,他也到了致仕的年纪,届时赋闲在家,教一两个孩子,倒是无妨。

待到那时,晏殊还不曾反悔的话,他倒不介意拐走好友的儿子来玩玩。

晏殊不知陆辞所想,见他如此爽快,倒让只是随口说笑的他愣住了。

陆辞也不等他,悠悠然地拨转马头,自顾自地往皇宫行去了。

今日早朝上,陆辞一眼就瞥到了站在第三排的位置、身着红色官袍,一脸阴郁的王钦若,不由心念微动。

未着紫袍,位置只比他靠前一些……俨然意味着重新被召入京中的王钦若,被授予的官职,且在三品之下,连朋党中往常不如他、却掌有实权的林特等人都还不如。

陛下到底是什么心思?

陆辞这下是真猜不透皇帝的目的了。

他原想着,官家之所以不惜打脸,也要力排众议,将王钦若召回来,打的就是借其联合南人等寇准政敌、以分裂这位不讨皇帝喜欢的首辅的权力。

要让王钦若有抗衡寇准的资本的话,官职就低不得。

除却可随意越级弹劾的御史台外,区区一个三四品官,又能如何呢?

陆辞挑挑眉。

看王钦若这黑着脸沉默,被迫听寇准滔滔不绝的模样,就知是办不了什么的。

难道官家真只是想找个说话好听的,在身边听自己说说话,发发牢骚而已?

陆辞又觉官家虽行事不按基本法,不时胡来,但也不是傻子,绝对另有用意。

他一时半会地猜不透,索性也不去费神了,认认真真地听起寇准的发言来。

尽管是吹擂居多,但寇准的高水平摆在那,撇去锦绣废话不提,其他内容,还是很值得一听的。

然而听着听着,陆辞忽有所觉,极其迅速地抬起眼,准确地朝那道充满探究和恶意的目光看去。

他反应之快,显然远远出乎对方所料。

周怀政根本来不及完全移开视线,就被他清晰地捕捉到了眼底一掠而过的阴郁。

二人目光一触即分,周怀政微眯了眼,垂下眼眸,并未再看向他的方向。

陆辞也不为所动,只觉一阵困意上涌,不由以袖掩唇,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看来,还是被周大内臣发现他才是导致寇准忽然倒戈的元凶了。

早朝散后,陆辞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先回宅邸。

果真未出乎他意料的是,柳七还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俨然一副不知今夕何夕的傻模样。

陆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在将人无情踹醒,还是纵他睡会儿两者间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仁慈一些,让柳七在考前睡最后一个自然醒。

毕竟从密州一路行来,旅途很是劳顿,又带着那么多乡亲装上的行李,更是辛苦他了。

陆辞莞尔一笑,体贴地给柳七盖上被其踢到床下的被子,掖好被角后,就欲悄然离去。

偏偏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扫到了桌上摊得乱七八糟的一大堆稿子,还有几盏燃尽了的灯。

柳七昨夜回房的时间,完全不算晚了,灯油却用成这样,那铁定是熬夜做了什么。

陆辞心里疑窦骤起。

他放轻脚步,踱回柳七身边,将盖好的被子重新掀开些许,凑近过去,在睡得极死的柳七身上,仔细嗅了一嗅。

除自家常供的香饼和皂团特有的清香气外,并无丝毫酒臭。

心中怀疑未得印证,陆辞不由松了口气。

再联系上边上这堆乱糟糟的稿子,他转念一下,就有了别的猜测了。

难道是柳七心血来潮,决定提前做他布置下的课业,而之所以故意瞒着,是为了今晚拿出来,给他个惊喜么?

陆辞莞尔一笑,随手翻动几下,果真都是写得密密麻麻的稿子。

他原只打算随便看上几眼,晚上就好好配合柳七的演出。

结果当瞄到其中一张的标题时,他唇角的微笑,就倏然凝固了。

——《蝶恋花·思摅羽小记》。

什么玩意儿?

单这题目,就叫陆辞心里倏然生出股极浓郁的不祥预感来。

他难以言喻地瞟了柳七一眼,定了定神,才继续读了下去。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越念越觉熟悉,陆辞的眉头越皱越紧:“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前头还好,最后两句,那简直是如雷贯耳,熟悉得叫人发指啊!

陆辞直接被肉麻得打了个哆嗦。

他深深地看了眼一昧熟睡的柳七,揉了揉眉心后,又挑了两份没被揉废的稿子,粗略一览。

不是“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拼,悔不当时留住……”一类地幽怨谴责他在返乡上,出尔反尔犹如负心汉的闺怨词,就是“昔观光得意,狂游风景,携友同行,再睹更精研”的得意。

再要么,就是“会挚友,陡把狂心牵系”的柔肠百转。

陆辞握着词稿的手轻轻颤抖,在看完之后,沉默地收拾了满桌的稿子,整齐叠好,再捡起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面无表情地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好梦正酣的柳某人。

他昨晚才语重心长地交代过什么来着?

——考试将近,最重要的,就是不得分心。

他之所以放纵柳七多睡会儿,可不是为了鼓励他不惜分心熬夜去写这些……稿子,而是要让人养足精神,好好刷题的。

从另一方面而言,柳七倒的确是听取了他的劝告,在一展抱负之前,未流连秦楼楚馆,为相好的歌女写些靡靡之音了。

陆辞嘴角微抽。

——只是在写词时,将自身代入了歌女的心绪而已。

见到如此表现,陆辞再没了纵容柳某人再歇一天的心情,直接伸出双手,将还在赖床的柳七,通过生生捏住两侧脸颊来使劲儿旋转的方式,给简单粗暴地弄醒了。

柳七昨日被小饕餮的处处贴心、处处关怀给感动得潸然泪下,词兴正旺,哪儿会忍得住不写上几首?

又因知晓陆辞天未亮就要起身去上早朝去,多半是得早早歇下,督促不了他的。

柳七就吃准了这点,在猜测陆辞已睡着后,就悄悄披衣起身,点灯熬夜写词。

不想一动笔,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随着他回忆展开,灵感也呈一个逐次递进的状态,才思泉涌下,妙笔自是难停。

等他终于灵感告尽,门缝里都亮起下仆为伺候陆辞进早膳的亮光了,他才带着满身难以抑制的睡意,蹑手蹑脚地熄了烛火,躺在床上。

因外头就是他最放心的人,身边也尽是熟悉的自己物件,柳七丝毫没有在旅途中的不安,很快就安逸地坠入梦乡了。

当陆辞强忍怒意地拧醒他时,他还沉浸在美梦之中,只下意识地疼得嗷嗷乱叫,就要挣扎。

“醒了?”

耳畔响起一道极熟悉,却放得空前轻柔的嗓音时,柳七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不好,他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柳七一边飞快地思索着对策,一边缓缓地睁开了眼,对上笑盈盈的陆辞的瞬间,顿时汗毛直竖。

他缓缓地坐起身来,强撑若无其事,也顾不上双颊都被拧得生疼,很是关心地问道:“摅羽那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还要同太子殿下讲经么?”

“呵呵。”

陆辞淡淡地勾了勾唇角,扬扬手里的文稿,慢条斯理道:“若不是牵挂柳兄,特意回了这么一趟,又如何会有这些意外惊喜呢?”

“……”

柳七虽知大势已去,还是想垂死挣扎一番:“那是来前就写好了的,昨夜不过拿来欣——”

随着陆辞微笑着将燃尽的几盏灯烛都拿到手里,轻轻把玩的举动,自知铁证如山,柳七辩解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到最后一点也听不到了。

“一别多年,柳兄于词赋一道,仍是挥洒自如,才华横溢啊。”陆辞发自内心地感叹着,就在柳七即将缓和神色时,淡淡道:“仅是一晚,就能作下如此之多,看来我给你布置的一天十赋,还是太少了些。”

柳七头皮发麻:“其实——”

陆辞不急不慢地截住了他的话头,语气平稳,却隐约透着不容商榷的强硬:“依我看,起码得一日十五篇,才对得起这般傲人天赋,柳兄认为呢?”

柳七欲哭无泪,默默咽下一口悔恨的血:“……摅羽所言甚是。”

他因被罚得加多了课业量正满心懊恼,颇恍惚着,因此并未发现一事。

——陆辞走时,极顺手地将柳七奋斗一宿,最后十分满意的成品词稿,悉数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