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5:46
A+ A- 关灯 听书

听得陆辞这令人牙酸的宣言,晏殊眼皮一跳,忍不住调侃道:“这三元及第的,的确与众不同。看你既不曾婚娶,花街柳巷亦不怎去,大言不惭起来,倒颇能唬人。”

陆辞笑了笑,悠悠然地也不辩解:“究竟是不是胡言乱语,你以后自然就知晓了。”

晏殊挑了挑眉,忍不住揪着一本正经的友人又揶揄几句。

奈何陆辞是个脸皮厚的,任他兜兜转转地旁侧敲击,面上的铜墙铁壁却是毫发无损,最后叫晏殊失了兴趣,改谈别的话题去了。

“王钦若一旦回来,且不说官职高低,定会是天子近臣,”晏殊对陛下频繁召入林特等人的举动,多少也知晓一些,自然猜得出背后深意。然而虽然同是南人,他对王钦若卷土重来这点,却是毫不乐见:“好不容易安宁一阵,又将起波澜了。”

尤其是在刘圣人流露出争权之心的关键时刻,素来善于逢迎上意、为求官不择手段的王钦若一旦会来,两边怕是要一拍即合了。

不论寇准的相位能否保住,只要有王钦若在侧,就绝对坐不舒服。

陆辞见晏殊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不禁莞尔:“王钦若好大威风,人还在千里之外,就已让你愁得茶饭不思了?”

晏殊正待反驳,陆辞已在他跟前盏中倒了半杯新酿的果酒:“瞧在你兴致不高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破例一回吧。”

晏殊虽称不上嗜酒,但好宜情小酌。

然而在陆辞家的桌上,酒类却基本是绝迹的,丝毫不似汴京中士人该有的‘把酒共诗词’的做派。

倒是一手茶艺高明精妙,让有幸尝到他亲手冲泡的茶汤的人都为之赞不绝口,好歹弥补了风雅上的小小缺失。

在晏殊看来,若不是还有‘饕餮’这一御赐的小名,让其好逛小街店四处品尝吃食这点变得广为人知,怕是有不少人要怀疑起友人的年纪来了。

听陆辞这回‘破例’,晏殊在小吃一惊之余,正要感动,一低头就看到杯盏中只能勉强称得上小半杯的酒液。

“……”

感谢的话都快到了嘴边,就已剩无语了。

“这酒难道是你亲手酿的?”

才这般吝啬?

晏殊嘴角一抽,晃了晃那少得可怜的酒液。

陆辞怡然自得道:“自然不是。”

晏殊忍无可忍道:“我都请你用了这一桌子菜,还是特意从樊楼叫的,”他加重了‘樊楼’二字,才继续谴责道:“你好歹将一杯倒满吧?”

“就这点要求?”陆辞莞尔:“那还不简单。”

听他爽快得一口应下,晏殊仍是将信将疑。

等片刻后,陆辞果真满足了他‘满上一杯’的请求。

——他直接让健仆给晏殊换了个更小的杯子。

这下何止是‘满上’,还溢出了不少来。

晏殊:“……”

等这杯酒喝完,陆辞见时候不早,就打发晏殊回去了。

两家离得太近,让晏殊即便想以‘归家不便’为由留宿一晚,都不能得逞。

陆辞目送晏殊离开后,忽想起已经完工了一阵子,却忘了送出手的那两个小司南。

明天得记得送出去了。

陆辞懒洋洋地想,如果再耽搁一会儿,他会否还在京城,那可是谁也不知。

毕竟他忽然拜访寇准的事一传出去,也许就会被林特那些人盯上,说不得不久后就要被贬到地方任官了。

若寇准将他的话听了进去,那盯上他的,恐怕还得添一个官家身边最得宠的内臣——被坏了好事的周怀政。

清楚归清楚,但不一会儿就安稳地进入梦乡,丝毫未被可能变得危机四伏的处境所影响心态的陆辞,翌日去早朝时,仍是神采奕奕的模样。

但这天的早朝,却有所不同。

——自独相以来,就一直春风得意,精力旺盛的寇准,竟是破天荒地因告病而无法前来。

看着那最前面,也最明显的位置空着,不单习惯了寇准跟斗鸡一样横冲直撞非要斗到底的公卿大臣们极不习惯,就连坐在上头的赵恒,脑海也有一瞬茫然的空白。

他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小声询问身边的周怀政:“那寇老西儿又在耍什么花样?”

周怀政恭敬回道:“回陛下,寇相昨夜便称发急病,难以起卧,十日内怕是都无法上朝了。”

别看周怀政此时面上平静,心里全是困惑不解的惊涛骇浪。

寇准不朝的理由,的确提前送进宫来,叫中书省的值夜人和一干内臣知晓了。

但因官家昨日气得厉害,一听寇准名字,就要大发雷霆,导致无人敢告知赵恒这一消息。

周怀政所得知的事,却还有一桩——他原以为必定会因王钦若那板上钉钉的回归,而加入到他的谋划中来的寇相,竟昨夜急急派人告知他,‘此事莫要再提’了。

没了寇准强有力的支持,单靠他一人,根本无法成事!

周怀政思及此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阴鸷。

寇准分明昨日还在犹豫不决,但局势如此,不可能没动心思。

若说没有一个人在其中起了作用,奇迹般说服了牛脾气的寇准,而纯粹是寇准爱惜羽毛,临了怕事,不肯掺和进来的话……周怀政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这人究竟是谁?

赵恒不知周怀政心里的万千波澜,听得这一解释后,头一个反应,就是狐疑。

他不满地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虽不让底下大臣们听到,却能让周怀政等人听得清楚:“哼,那寇老西儿倒是学会以退为进这一手了!”

话虽如此,在嘟囔了这一句后,赵恒到底有些心虚,没顺势说出‘既是重病,就别只是休朝,而让他罢相安心养病去吧’的气话来。

寇准该不会真是被气出毛病来了吧?

赵恒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他有心想派人去看看情况,又担心派去的人被越发狡猾的寇准给糊弄了,回来不给他说实话。

但要让他亲自去相府一趟,来个眼见为实的话,落到别人眼里,简直是他这个做皇帝的对寇准低了头,那显然更不合适了。

赵恒专心纠结寇准的病是真是假的事,根本无心听取底下议论正酣的政事。

倒无意中让因寇准不在、而振奋起来的林特等人的卖力发挥,一下成了抛给瞎子看的媚眼。

直到散朝,赵恒回了殿室,都还在琢磨这事。

他平心静气地想想,觉得这寇准那,还是得派人去看看的。

只是这人选不太好挑。

身份太低了的,在别人眼里,无异于对寇准的折辱,脾气刚烈的寇准更不可能接受。

倘若因探病把人活活气死了,那他说不定就得落下个千古骂名。

身份太高的吧,则要么跟寇准关系势如水火,要么唯他马首是瞻。

赵恒越想越头痛:这不但要防着寇准一派的人串通着骗他寇准有病,还得防着敌视寇准的一派故意骗他寇准装病。

但身份不高不低正合适,还得跟寇准关系不友不仇、不远不近的,朝里还剩几个?

赵恒很快想到了晏殊头上。

派晏殊去的话,他倒是信得过,但以寇准那敌视南人的臭脾气,怕是要把晏殊当做是他派去看笑话的,当场就要叫下仆撵人出门。

一时半会的,赵恒居然真想不起哪个人来。

到了夜里,赵恒照例去东宫考校太子课业。

他特意叮嘱人不得通传,免得打扰了太子读书,结果一走进来,却看到一向古板正经得像当年的王旦的赵祯,竟跟个真正的孩童一般,把书籍乱七八糟地摊在桌上,却一本不读。

赵祯姿态随意地坐在地上,一边着迷地把玩着一只……绿色的乌龟木雕,一边摆弄着一只用竹条编成的小船,嘴里不时发出胡乱的惊叹。

赵恒差点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咋咋呼呼,沉迷其中得连他的脚步声都没察觉的小郎君,真是那闷葫芦一般的小六?

等赵恒走到赵祯身后,一片阴影笼罩下来了,自娱自乐的赵祯才察觉到不妥,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顿时大惊失色:“爹爹!”

被撞破的恐惧,直接吓得赵祯面上毫无血色。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慌乱下将手里的东西乱丢,而是爱惜地藏进了袖子里。

他不去念书,却一昧玩乐,肯定要被爹爹责骂了。

就在赵祯满心害怕时,皇帝却没有半分要责怪他的意思,而是好奇地向他伸出了手:“袖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

赵祯脸色煞白。

他以为爹爹是强忍怒火,要将罪魁祸首给毁了,满心不愿意交出去。

但要他违抗爹爹的意思,他又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于是在一番内心挣扎下,他还是微微颤抖着手,把捏在手里的那只小巧木绿龟,给交到了赵恒手里。

赵恒拿着研究片刻,就寻到了小机关的开启地方。

龟壳打开后,里头藏着的东西,也就展露出来了。

尽管做得精致漂亮,与军队里用的不同,但到底当过几十年皇帝,赵恒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什么了:“是谁送了司南给你?”

赵祯嗫嚅了下唇,不情不愿地交代出了陆辞的名字。

赵恒却是眼前一亮。

亏他琢磨了半天人选而不得,这不就有个最合适的在么?

半个时辰后,昨晚才去过相府,决定起码几个月都不会再踏足那地方、免得惹更多麻烦的陆辞,正在家中安逸地咸鱼躺着,就毫无预兆地收到了皇帝命他前往相府、问候寇准‘病情’的旨意。

陆辞:“……”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没有注释,只有一个群发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