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5:21
A+ A- 关灯 听书

面对晏殊这份丝毫不带玩笑意味的盛情厚爱,陆辞在万分感动下,只能温文尔雅地表示了感谢,又温文尔雅地伸手接过了礼物。

紧接着,再温文尔雅地将这位异想天开地要当自己爹的友人,给一脚撵了出门。

门一关上,陆辞面上的假笑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徒留哭笑不得。

真说起来,连最不爱在这些闲事上多嘴的朱说,都忍不住偶尔旁侧敲击一下他预备何时成婚,柳七和滕宗谅这两个过来人,更是明里暗里没完没了地炫耀不停。

滕宗谅也就罢了,陆辞还真不知道,老早就丢了在家乡的夫人外出‘游学’多年,青楼楚馆里红粉知己无数的柳七,究竟是哪儿来的厚脸皮,才能在他面前大谈特谈成婚早的好处的。

至于钟元易庶,则纯粹是没那胆子,或是自知舌笨得说不过他,一直不敢哪壶不开提哪壶。

唯有晏殊,膝下子女已有好几名,明明有那发表意见的条件,却从不催陆辞的婚,让他倍感轻松。

只可惜这份令人欣慰的善解人意,却是源自对方早早就将他安排上了。

——陆辞认为,为了叫晏殊明悟自己的答案,未来几天里都还是不要接待对方上门的好。

陆辞早早歇下。

他不等时辰到就已起了身,换上簇新的朱色官服,潇洒地骑上爱马,就在一干下仆的目送下,往宫门去了。

只是还没行多远,他就迎来了街上行人一道道炽热目光。

陆辞:“……”

他嘴角微抽,面上不动声色,却不自在地紧了紧手中缰绳。

能摆脱原谅绿的官服,固然好极。

但象征着五品以下、三品以下官阶的丹朱色,如此明亮鲜艳,未免……太过惹眼了。

然而想要再次更换官服颜色,可得等升至三品以上了。

且不说那得等到猴年马月也不见得能换上身,单是一想到三品以上官员所着为紫,他就提不起斗志来。

要么大红大绿,要么是基佬紫……

陆辞暗暗地叹了口气。

升职带来的,显然不只是待遇提升的好处,还有恼人的早朝。

按照宋例,自太子中允,武臣自内殿崇班以上的,皆为升朝官。

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再似在馆阁任职时优哉游哉,而得像所有升朝官一样,为了参加从凌晨四点开始的朝会,半夜就得准备了。

陆辞禁不住怀念作为地方官的悠闲节奏之余,唯一感到宽慰的,大约只有‘要受这样罪的不止他一人’这点了。

——真说起来,愿受这罪的更是大有人在。

慢慢适应吧。

正当陆辞要提一口气,目不斜视地快速穿过热闹的街道时,后头就传来了晏殊含笑的呼喊:“陆郎!”

陆辞虽才下定决心,至少之后几日里都不搭理这位新邻居的串门,也不可能无礼至当街都不搭理人的,唯有无奈地勒马停住,回过身来:“同叔。”

晏殊微微笑着,催马加快几步,正与陆辞并辔,乐呵呵道:“我专程起早了一些,却还是不如你早。”

陆辞淡淡一笑:“哦。”

在知晓晏殊那份诡异野心后,他哪儿还分辨不出来,在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除了欣赏和友善外,还夹了几分微妙的慈爱?

陆辞态度冷淡,晏殊也浑不在意,玩笑道:“你头日上朝,怎不等我一同去,省得迷路?”

陆辞:“呵呵。”

晏殊挑了挑眉,好似终于注意到陆辞反常的冷淡态度了。

他提了提缰,叫马踱后几步后,就一本正经地将陆辞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遍。

陆辞也挑了挑眉,也仔仔细细地将他从上到下,认真打量了一回。

二人沉默地对视片刻后,又默契一笑,同时以打趣打破了沉默——

“好一位翩翩浊世美郎君!”

如此异口同声后,二人一愣。

旋即再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惹得周边人纷纷注目。

陆辞纯粹是觉得二人这般当街商业互吹,十分有趣。

晏殊却是当真觉得,在一大堆能穿得起朱色时,要么形容枯槁、要么干瘪无趣的官员里,自己这位友人,完完全全能称得上是一道极赏心悦目的风景了。

身形修长,肤如白玉,眉目灵秀的浊世佳公子,在一身浓烈朱色的辉映下,意气风发地御马而来。

这一幕,着实让人惊艳之余,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

晏殊自然注意到了被这盛光所迷、不住回头偷看的路人,不由感慨万千地摸了摸下巴,暗想自己年岁渐长、快要华光淡去,嘴上则遗憾道:“只可惜这么位不可多得的俊俏郎君,怕是轮不到我家小娘子了。早朝过后,愿招陆郎为婿者,定会多如过江之鲫。”

“同叔说笑了,”陆辞被晏殊这夸张说法逗得眉心一跳,好笑道:“但实在当不得。”

“区区十三载,转瞬即逝,如何当不得?”

晏殊心里实在觉得可惜,忍不住又争取一句。

陆辞不置可否,只微微地眯起了眼,危险地盯着晏殊。

半晌,他才意味深长地问道:“同叔想的,恐怕重点不在招我作婿,而是想当我爹吧?”

二人沉默对视。

“……”片刻后,晏殊揉了揉微麻的脖颈,若无其事地拍了拍马,招呼道:“不耽误了,快走吧。”

陆辞轻笑一声,倒未追问,而是优雅跟上。

二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宫门,在下马并肩步行至朝堂的一路上,这副毫不掩饰的亲密举止,就无一遗漏地落入了其他升朝官的眼里。

自在暗地里收获了一大片震惊。

其中,则以寇准的为甚。

他在起初的极度惊诧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就恶狠狠地瞪了眼这狡猾得很、偏偏颇受陛下看重的晏殊,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陆辞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沉着脸色,移开了视线。

——北人里这根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怎么同南边的滑藕混一起去了!

饶是寇准再想质问,也不可能当场就拦下陆辞,唯有将满腹疑问勉强憋着。

等早朝开始后,就更难找到机会了。

陆辞与晏殊品阶较为相近,姑且站不到一块去,更何况是才被任命为正相没几天、需站在前头的他了。

而且哪怕站得极近,要想交头接耳,也没有办法。

自开国初年,官帽上就添了展角幞头这一设计,硬生生地将两位官员隔开了近一尺的距离。

早朝上,寇准暂且占到上风,一时间风头无限,丁谓林特等人纵使心里暗恨,也不会在这时候去自取其辱。

陆辞隔得远,只能模糊看到一点皇帝的轮廓。

他无事需奏,也无兴趣参与进寇准演得兴致勃勃的大头戏中,于是全程划水。

百无聊赖下,他便不着痕迹地打量帝座上的官家,同时神游天外,以此打发时间。

虽离得甚远,依然能看出赵恒还是闻喜宴上露过面的,那个貌不惊人的中老年胖子形象。

要硬说有何处不同,就只有……变得更胖了一些。

也难怪。

陆辞面无表情地想,毕竟在不久前,辛苦活都是叫累死的王旦干了。

赵恒对任命寇准为相,原本就很是不情不愿,完全是无奈下的选择。

现自然对意气风发的寇相的话,提不起半点兴趣。

要说王旦在时,他还有一两分精神的话,现在就是兴趣全无了。

他一边敷衍着点头,一边昏昏欲睡起来。

头一点一点的,即使他心宽体胖,且动作幅度不大,但因所有人都盯着他,这份不甚明显,就也成了极其明显。

底下官员却集体成了瞎子,假装什么都看不到,而寇准更是习惯了皇帝如此敷衍的态度,浑不在意。

他一个人说得极其起劲,整个人都泛着叫丁谓等人眼痛牙酸的意气风发。

发表了一整个早朝的个人演讲后,寇准心情畅快,倒是无意中就将落在陆辞身上的小小纠结给忘干净了。

人流分散,各往各署,陆辞也不例外。

他与晏殊远远地用眼神打过招呼后,才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掏出自制的简单地经。

他望了望初升的日头,借此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慢悠悠地往太子宫所在的丽正门走去了。

赵祯身为皇六子,且生母地位低微,却能得封东宫,所凭的,并不是他自身天资有多聪颖出色。

而纯粹是因他身体健康。

毕竟赵祯的五位兄长,皆都不幸早夭,多年来这天大的馅饼兜兜转转,今年才在他的头上尘埃落定。

作为唯一幸存的皇子,赵祯自然被寄以厚望。

如此培育的结果,便是小小年纪就沉默庄重,不苟言笑,颇有‘储君风范’。

据晏殊不知真假的说法,曾有伶人进宫,不论是变戏法还是玩杂技,这位东宫看后,都是毫无反应的。

陆辞:“……”

尽管赵祯极其尊师重道这点值得庆幸,但这样的养成环境,未免也太惨了吧。

陆辞一边往东宫行去,一边在心中猜测赵祯的性情时,还在密州勤勤恳恳地知着某县的柳七,才收到姗姗来迟的信件。

陆辞在确切上任前,都不愿将自己又被升职的事说出,这回也不例外。

柳七开启信件时,还为回想起不久前的养鸭防蝗、叫汾州鸭也成了风靡一时的特产的而忍俊不禁。

毫无防备下,就读到了陆辞轻描淡写的‘承蒙陛下厚恩、王相看重,升任太子左谕德,已回京述职’的内容。

“…………”

“…………”

“………………?”

柳七揉了揉眼,又抖了抖信。

在毫不自知地引来官署里其他人好奇的打量目光后,开始颤抖的,就变成精神恍惚的柳知县本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

1.丽正门:

皇太子宫位于丽正门内(《宋代官制辞典》)p26

2.官服颜色(之前备注过,但估计你们忘了)

按照宋代典志,三品以上官员的服装为紫色,五品以上官员的服装为朱色(《两宋文化史》)

3.升朝官

升朝官乃指可以朝见皇帝和参加宴坐的中、高级官员的总称。北宋前期,文臣自太子中允,武臣自内殿崇班以上为升朝官。神宗改制,文臣自通直郎到开府仪同三司,武臣自修武郎到太尉,为升朝官。(《两宋文化史》)

4.关于赵祯性格:

这位皇家第一,且唯一的男孩儿自从降生之日起,就被当年全世界(没夸张,中国那时就是世界文化之巅)最杰出的老师们□□成了一位沉默庄重的优秀儿童。史书记载,就算在他面前变戏法玩杂技时他都不动声色,统统地看不见。(《如果这是宋史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