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5:16
A+ A- 关灯 听书

因是王旦在难得清醒时下的指示,陆辞甫一踏入相府,就被下仆们簇拥着进了后院,到了重病的王相所卧的寝房门前。

陆辞轻轻地吸了口气,亲手推门而入。

王旦已比前些时日去中书省的时候,还要再瘦上几分,全身几乎只剩下骨架了,此时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

唯有眼睛炯炯有神,还是陆辞记忆中的明亮。

他正温声同喂自己参片的下人说着什么,门忽被推开,明亮的阳光投射进来,让一直栖身于幽暗卧房中的眼一时间很是不适应,不免眯了眯,才慢慢地看了过去。

“王相。”

陆辞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向王相真心实意地揖了一礼。

王旦显然已虚弱到了极点,听得陆辞的声音后,还是昏昏沉沉,半晌才消化了这话,也认出了陆辞,不由微微地笑了下:“总算回来了。”

陆辞莞尔,一如初次被召见时的温文尔雅:“王相相召,我定回归。”

王旦笑着,刚想说话,就被一连串激烈的咳嗽声刚给打断了,许久后才平复一些,断断续续地开着玩笑:“我看你在汾州风生水起,怕是乐不思蜀吧。”

陆辞眨了眨眼,并不否认,只是极淡地笑了一笑。

他自打进门就发现了,房间里头其实闻不到多大的药味,倒是有参片汤的特有清香萦绕。

正因如此,他心底的最后一丝侥幸,也宣告破灭。

若是还熬药喝药,哪怕希望微乎其微,也到底象征了一线转机;现只熬参汤,便是连对此最不甘心的皇上都默认了再无可医,只努力让病人的这最后一口气拖久点再咽下去了。

陆辞心里倏然无限哀怮,面上却是忍住了,眉眼轻敛,不显得多么伤怀。

这样在别人眼里几乎称得上是冷血无情的反应,被王旦看到后,反而是更满意了。

他宁可承受这难以言喻的病痛,也要死死咬住这口气不咽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听人替他哭哭啼啼的。

而是就此仓促地撒手人寰,他不放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唯有竭尽全力地去填补一二,才能谈得上瞑目。

王旦眼底尽是遗憾。

——上天为什么不再多给他一点时间!

“你,坐下吧。”

王旦吃力地挤出这么一句后,就半闭着眼,急促地呼吸着,竭力恢复一些元气。

陆辞依言坐到摆在床头的木椅上,前倾俯身,仔细地凝视着那张如纸般苍白的衰老面孔,极温柔地握住那如与干柴无异,只剩嶙峋瘦固的手。

他相信,哪怕是再铁石心肠的人,在亲眼目睹眼前一幕后,也不可能不为此感到震撼。

求生意志强的人比比皆是,但能支撑着王旦坚持到这步的,却是天下苍生,而非骨肉血亲。

这么一算,能与其比肩者,就寥寥无几了。

陆辞心里是空前的宁静,认认真真道:“请王相吩咐。”

王旦为保留说话的力气,索性也不睁眼了,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轻轻道:“王钦若回不来,却还有丁谓在。”

再多的提拔之情,在利益不断冲突局势前,就显得不堪一击了。

尤其寇准素来是不屑虚与委蛇,四处树敌的做派,丁谓根本不可能与其朋结。

然而大宋国力,却是经不起折腾了。

陆辞沉静道:“我明白。”

王旦无声地勾了勾唇角,继续慢吞吞地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寇准……不是他的对手。”

关于这点,陆辞也明白。

他默然片刻,却是低声询道:“王相是让我帮他,还是让我替他?”

帮,自是与寇准为朋结党,为其扫清前路。

替,则是韬光养晦,不参与进朋党的斗争中,关键时一网打尽。

这一问是轻描淡写,然真正寓意,可谓昭然若揭。

若换作平时的陆辞,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问出口的。

若换作是平时的王旦,也绝无可能接受这份表露无疑的野心的。

但在这宰辅将死,朝廷要风雨飘摇时,听得这魄力十足的一句问,王旦不禁愣住了。

他意外地打量起了面容沉静的陆辞,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讶异。

最奇异的是,在听到这话后,他病了许久一直悬在半空的心中大石,竟是破天荒地落了一颗。

——即便只是一颗,也是再难能可贵不过的了。

王旦发自内心地笑了。

他纵咳嗽不止,吐词却还是清楚的;就如他此时油尽灯枯,心却还如明镜一般:“你若不问,便是帮;你既问了,自是替。”

他自是明白,往往是不问的人,届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替;唯有问出口的人,才会真心愿意选择帮。

寇准已非当年那个意气风发、豪气冲天的寇老西了:多年的挫折磨去了他的一些锐气和棱角,也让恋权的心思蒙蔽了宰辅该有的意志。

向陛下推举他,是同等威望资历下的别无人选,然王旦也确确实实地无法再信任他。

即使勉强帮着寇准,让其势头彻底压过了丁谓,所得也是好坏参半,甚至还可能埋下后患。

倒不如赌上一把,信任眼前的陆辞。

陆辞眼都不眨,也无半句废话,就直接应了下来:“既是王相所托,我自当全力以赴。”

王旦欣然舒了口气,含笑道:“我原想,陛下,我,都够高估你了……现才发现……还,不够。”

只可惜,可惜……

可惜他这么久以来,都过于粗心大意,才会临死之前才发现。

也可惜,不能再多照看几年。

陆辞叹气,故作无奈道:“只盼王相到时候,莫要怪我只知说大话的好。”

王旦眼底掠过一抹陆辞熟悉的黠光,狡猾地避开了这话不回,而是接着絮叨道:“东宫那……你也多看着。”

陆辞自不会提醒对方、自己不过是一微不足道的左谕德的大实话,对王旦的‘得寸进尺’,他只爽快地点了点头:“我亦会尽力而为。”

反正要实在不行,还有晏殊、范仲淹和欧阳修等名传千古的国士顶着呢。

王旦满意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道:“你可以走了。”

陆辞隐约有着预感,于是对这几乎称得上是唐突无礼的要求,也无不快,只利落起身。

握住王旦手的力度,却在最后松开前,略微地紧了一下。

王旦费力地睁开眼,注视着陆辞的目光,是他一如既往的温和。

“王相。”

心知这多半就是最后送别了,陆辞闭了闭眼,终究没忍住,俯身至王旦耳边,清晰无比地说道:“谨代大宋子民,谢你以正压邪,鞠躬尽瘁……而天书之事,过不在你。”

王旦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地重新闭上了眼,吸气声虚弱而平缓,仿佛对此毫无反应。

陆辞却清楚,他是听进去了。

剩下心中的万千思绪,在徘徊许久后,皆化作王旦手背上的轻轻一拍。

再次转身,就是真的离去了。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非要添上这么一句。

也许,只是想替这个自己此时跻身,在史上一度光辉灿烂,却悲惨收局的朝代还曾有过王旦这样完美德行的臣子、不惜性命地想要力挽狂澜……

最后却是亲眼目睹了对方逝去,而感到惆怅唏嘘。

真算起来他与王旦的真正见面,其实这才是第两回,根本谈不上多少了解。

偏偏陆辞却莫名觉得,除了永远操不完心的国家大事外,最能让这位德高望重、堪称完人的宰辅耿耿于怀的遗憾的,恐怕,就只有无法阻止的天书闹剧了吧。

陆辞走后,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宛如睡着了的王旦才睁开略微泛红的双眼。

他嗓音嘶哑,才吩咐下仆将家人悉数唤来,交代后事。

只有一个要求:从简,从简,再从简。

——事已至此,哪怕再不放心,也只能放手了。

天禧元年九月初十未时三刻,王旦逝世。

皇帝赵恒临丧哀恸,追赠王旦为太师、尚书令、魏国公,谥号文正,极尽哀荣。

且为其辍朝三日,诏令京城内十日不举乐,连王旦的一干血亲,也一个不漏地狠狠册封了一番。

再因王旦的宰辅位置虎视眈眈已久,此刻更是蠢蠢欲动的朝臣,见皇帝如此悲伤,也不得不收敛了脸上的贪婪,一个个装模作样地上门吊唁。

本该最高兴的寇准亦是心情复杂,还出乎所有人意外地在头日就去了。

去完之后,他骑在高头大马上,看着一路上在得知王相病逝后、都在哭哭啼啼的百姓,不可避免地被感染了几分悲伤。

甚至在几日后,被没精打采的皇帝一脸不情不愿地任命为宰辅时,心里也全无想象中夙愿得偿的得意。

——真说起来,王旦不过大他四岁而已呢。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太忙啦QAQ终于缓了一口气……

注释:

寇准和丁谓之间,除了我之前提到的擦胡子事件外,还有一件恩怨。

一语道破天机,丁谓这些年步步高升,凭的就是不断地报祥瑞,再使出浑身解数来给皇帝造宫殿。

(《如果这是宋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