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4:58
A+ A- 关灯 听书

陆辞早去之前,就已经问清楚了,知晓这日官学也只上半天的课。

他便琢磨着在学校放课之前,先逛逛铺席,给小福星买点小孩儿喜欢的小玩意儿做奖赏,再带着人去吃顿饱饭。

以狄青那大得夸张,连他都甘拜下风的食量,能在每人伙食定量的学舍里吃个三分之一饱,就已算不错了。

难怪他得三天两头地往山上跑,捉野味挖山药,想方设法地加餐。

陆辞这日并未让下仆跟着,一边天马行空地乱想着,一边进了一家专卖文房四宝的铺席。

进店之后,他也不让认出他身份、而一脸惊喜的店家来招待。只随意逛了几圈,就相中了一套瞧着精致,价格也不菲的笔墨,再买了一大摞汾麻纸。

陆辞让他们将东西包漂漂亮亮后,直接去了隔壁修整过的书摊。

原来靠用粗劣纸墨盗刻各家书籍、来谋取暴利的那家书铺已被重罚,店面也盘了出去,现在经营着它的,也不敢不老实了。

客流量较之前的明显少了一些,但因州城内书铺并不多,还是有不少客人进店来。

陆辞不好在一处多做逗留,省得又有人‘不着痕迹’地聚集过来,便只随便瞄了几眼。

就发现最畅销的,果然还是跟科考相关的辅导书。

因这类书籍实在稀少,使得他所编的策论辅导集,一直保持着最受欢迎的宝座。

思及此处,陆辞若有所思地捏了捏自己鼓囊囊的钱袋。

得亏这样,他才有源源不绝的稳定分红,维持这堪称轻奢的生活了。

在书铺待了这么一小会儿后,陆辞最后根据狄青的年纪,以及其所表现出的喜好,精心挑了几本跟行兵打仗相关的话本。

小孩儿读书本就辛苦,总得娱乐一下嘛。

陆辞将五本书放入提前背来的包袱中,很轻易地就想象出了狄青惊喜若狂的表情,不由莞尔。

且让狄青再无忧无虑地快活上几年。

陆辞掂量了下包袱的份量,轻松背上。

反正,等小福星再长上几岁,他要送的就是一整套教辅材料了。

从书店出来后,陆辞见距离官学放课还要那么一会儿,干脆继续在附近闲逛。

等他将一整条街感兴趣的店子都逛了个遍,不小的包袱都装满了礼物,还感到几分意犹未尽。

甚至还多买了一把牛筋弦的木弓,因包里实在放不下了,不得不拿在手中。

只是跟记忆中的密州相比,汾州州城的热闹程度,还是差了许多啊。

一地有多繁荣富庶,除了当地百姓,还取决于过往商人的数量。

陆辞没走出多远,就没禁住小食摊子的诱惑。

于是唯一空着的那只手,就握住了一只孔明瓶。

里头装着的,是混有李子碎的蜜糖冰露。

要想增进人口,无疑需做长久打算,光鼓励人多生也不行,还得确保各项福利都能跟上……那怕是他三年资满、要迁任别处了,都不见得能看出成效来的遥远。

陆辞皱了皱眉:不如从别处着手。

他若有所思地喝了几口冰露。

一股舒人心脾的清澈凉意带走了些许暑热,陆辞舒服地眯了眼,享受地又饮了几口。

等解了暑了,才继续琢磨要怎样招商最为有效。

没等他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时辰就快到了。

陆辞便慢悠悠地往官学的方向走。

走到半路,还被他常常光顾的那家饭店的掌柜,给客客气气地唤住了:“陆公祖一会儿可要来小店用膳饭?”

陆辞刚要回绝,他便小声说道:“……鄙人特意留了两只好鸭。”

陆辞不由一愣:“你还留了许多,未一道征走么?”

因这次征用鸭兵时,朝廷给的预算很是充足,给出的收购价格也十分公道,比平日论斤卖的价格要高出整整三成。

哪怕没有强买强卖,也成功让大多数农户都把持不住,趁着高价,将鸭子全卖了。

掌柜摇摇头,笑道:“新的鸭苗长成前,鸭菜是卖不了了,但鄙人知公祖喜鸭,方特意留了两只下来。”

话一说完,他便冲一边伙计使了使眼色,后者小跑到后院去,很快就两手捉着一只威武雄壮的大白鸭出来,展示给陆辞看。

那白鸭生得极其健壮,一瞧就沉甸甸的,羽毛丰满,简直比寻常鸭子要大上整整一圈。

此时双翅被缚,也还是生龙活虎,威风凛凛。

它一边愤怒地“嘎嘎嘎嘎”着,一边双脚狂蹬,身体扭来扭去,长且灵活的脖颈还不断往后伸长,欲啄那伙计的手。

陆辞越看它越觉眼熟。

通体雪白的壮鸭,头顶上有一撮黑毛,又是这般健硕,堪称鸭中之霸……

几点加起来,足够让人印象深刻了。

陆辞犹豫了下:“……这莫非是那只鸭将军?”

所谓‘鸭将军’,便是津津有味地围观完了那场持续数日的鸭蝗大战的汾州民众,给那几只最骁勇善战、带领鸭兵冲锋陷阵的头鸭所起的爱称。

掌柜肯定地点了点头。

陆辞得到他的答复后,再看向挣扎不休的大白鸭时,就从它的奋力抗争里品出了几分悲愤,心情不免有些复杂,又有些想笑。

要将鸭换作是人,这可真是不折不扣的‘狡兔死、走狗烹’了。

也难怪鸭将军这般义愤填膺。

陆辞笑了笑,幽默道:“我虽喜食鸭,它们却是立过大功的,自是与众不同。未能替它们请赏,也就罢了,还眼睁睁地看着大功臣下锅,让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这样罢,我出两倍价,将这两只鸭将军都买下来,好留它们一个寿终正寝。”

掌柜愣了一愣,讪讪道:“公祖宅心仁厚,这价也不必双倍,就按市价来吧。”

陆辞莞尔一笑,还是照着说好的双倍付了钱。

至于鸭子,就先留在店里,等一会儿家中下人来接了。

当然,为了自己的睡眠质量,是不能留在小院落里的……还得找个合适的下家。

雄鸭虽不能下蛋,但它们生得雄壮,若能作为种鸭,就不愁无人肯精心伺候它们了。

陆辞懒洋洋地想着,很快就走到了距官学大门不远不近的一处巷口。

他将拎了一路的东西放下,笑眯眯地背倚砖墙,任从枝叶间撒下的斑斓日光晒着,等里头的人出来。

夫子讲课时的官学,自是一片寂静无声,只有枝头上的鸟儿聒噪。

陆辞没等多久,就忽然听得里头传来笑声阵阵,混杂着搬动桌椅的动静。

便能极直观地体会到学子们放课时的喜悦了。

陆辞原本以为,狄青这种野性十足的小狸奴会是放课时走得最快的一个,却不料他足足等出来了好几波人,都没在人群里见到对方。

要不是官学就这一道门可供出入,他几乎都要怀疑,狄青是从别的门走了。

陆辞不由生出几分疑惑来。

直到人流洗漱,散得七七八八了,才见到慢吞吞地背着书袋出来的狄青。

隔了四个多月没见,陆辞发现狄青的个头,很明显地又往上猛然窜高一截,四肢越发修长了。

加上初夏时穿得少和薄些,狄青还嫌热,直接将襕衫的袖子挽了上去,露出扎实的腱子肉,哪怕走得不快,也透着股让人眼前一亮的矫健劲儿。

虽还带着少年的稚气,但侧脸的轮廓,已有了几分引人注目的英挺。

他此刻紧抿着唇,眉头也皱着,不知有意无意,总之在外人看来,总归是一副不好亲近的架势。

陆辞挑了挑眉。

——这骄傲冷漠的劲儿,十足是一只大狸奴了。

狄青可不知陆辞就在拐角等着,他背着沉重的书袋,板着脸踏出门槛时,脑子里还拼命回转着刚请教过夫子、却还是似懂非懂的问题。

正因这份心不在焉,他在拐角时,差点迎面撞上了站在那一动不动的陆辞。

当看到陆辞那张久违了的、在阳光照耀下漂亮得似在发光的脸庞时,狄青傻愣愣地瞪大了眼。

他笔直站着,嘴张了张,脑海中竟是一片空白,半天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他该不会又在做梦吧?

陆辞见狄青一脸神色恍惚,瞧着傻乎乎的,不由逗了逗他:“怎么,才隔了半年不到,你就将我忘了?”

“陆公祖!”

狄青终于回魂了。

“还记得啊。”

陆辞笑着点了点头,将拿了一路的木弓塞到他手上。

狄青呆愣愣地接了过来。

“给你的。”

陆辞直接宣布道。

狄青顿时如触电一般,就想将木弓归还,陆辞却故意皱了眉,尾音微微拖长:“怎么,难道你还指望我帮你继续拿着?”

狄青就乖乖地收了手。

陆辞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原还想将装满礼物的包袱也一道让狄青自己拿,但在试着提了提狄青背上书袋后,就打消了这一念头。

毕竟书袋已够重的了,再加上这些,怕不得将人压坏。

陆辞自认良心未泯,又难得做一次接小孩放学的家长,干脆好事做到底,想将狄青的书袋也要一并接过来。

谁知这一心血来潮的举动,就招来了上一刻还木愣愣的狄青的激烈反对。

狄青差点没被吓疯了,以豁出去性命不要的架势,成功地惊到了陆辞,也捍卫了背书袋的权力。

——哪怕借他一百张脸皮,他也不可能让陆知州帮自己拎东西的!

“好吧,好吧,不同你抢。”

陆辞无奈地摊开双手,才让狄青那警惕劲儿慢慢地松懈下来。

对此,他好笑地摇了摇头,感叹道:“你可真是个小牛脾气。”

感叹完后,他就带着小牛脾气吃大餐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没啥注释。

倒是不知你们是故意玩梗还是真不记得了,在二十几章的注释里有提到,公祖是平民对父母官的尊称,不是公主,也不是公公和祖父辈……(《易中天品三国-大宋革新》p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