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6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4:37
A+ A- 关灯 听书

就比这动手能力,恐怕都比他这大人强多了。

狄家社离汾州州城有颇长的一段距离,除非村人要兜售山货,否则轻易不下来的。

这都冬至了,书院也散了学,狄青却还不回去么?

陆辞正想着,狄青就已完了工,还极懂事地收拾了一地狼藉,未给清道司的人添额外的麻烦。

紧接着,就一脸高兴地捧着这碗仔细剁好的野鸭肉,小跑着往别处去了。

陆辞略一犹豫,就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毕竟是从山里现打现杀的野鸭肉,肉质定比养的要有韧性许多……大冷天里,寻常猎人都不愿上山去了,得些新鲜野味,也不那么容易。

若是狄青是要拿到集市上卖的话,他倒是很乐意付多一些,给买下来的。

陆辞这么盘算着,却见捧着一大碗鸭肉的狄青并未往集市方向走,倒是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去了。

他越跟,就越觉道路熟悉。

等穿完好些巷道后,见着近在咫尺的那宅邸,可不正是他自己的?

因人大多都出门买年货去了,狄青一路上,也没碰到多少住户。

他警惕地左右瞄了瞄,就俯身将装了鸭肉的干净瓷碗放在了台阶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拍响了门,又附耳去听。

他不知道的是,陆辞已给所有下人都放了个短假,自己又出了门,因此这偌大宅屋里,正是一个人都没有。

听得里头没有动静,他面上不禁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来,只好稍微加大了力度,将门拍得‘哐’一声作响。

他似笃定这回里头的人会听见了,于是不再贴耳朵上去听,而是转身就准备溜走——

“狄青?”

陆辞见这小狸奴竟是将他颇为想要的野鸭肉主动送上了门不说,还准备继续做个无名英雄时,就有些哭笑不得地走了出来,将正要开溜的人给叫住。

狄青整个人都被吓得往上小小一蹦,瞪大了眼,结巴道:“陆、陆知州。”

陆辞笑吟吟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鸭肉:“这是?”

“……”狄青呆呆地看着笑眯眯地陆辞,面颊上一点一点地变得烧红,声音也越来越小了:“我、我也不知晓。”

狄青犹记得自己送来的那些山货,都不被这位好看得要命的郎君接受,硬要来个银货两讫。

他根本不想要那些银两,只想偷偷看那郎君好看的笑。

无奈那些下仆却不肯白要他的,愣是要将钱算得清清楚楚。

何时才能再见那位陆知州的面呢?

狄青打猎时琢磨着,背书时琢磨着,去学院时也一直琢磨着。

自从被送到官学去后,陆知州对学田的打理表示出了十足的重视,也给出了好些方案。

在渐渐实施起来后,尽管第一批作物还未成熟,但学院里至少不再似从前那样捉襟见肘了。

狄青非但不需要用到家里钱,还能把粮食节省一些补贴回去。

不过,狄家虽供不起第二个儿子去念书,但也不至于贪小儿子这点东西,加上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狄父大手一挥,就让他不用剩下口粮,全塞自个儿肚子里去就好。

加上狄青本来就自学了一身打猎和挖山货的本领,学院一放课,他只要做完课业,就上山闲逛,去折腾东西去了。

一想到陆辞在买他亲手挖的山药时,露出的那特别好看的笑……狄青忍不住对藏在各处的山药情有独钟。

可惜不管他摘再多,陆宅暂时也不需要了。

狄青也不气馁,打来摘来的山货,全给拖到集市上抽空卖了。积少成多,他陆陆续续地攒了一笔小钱。

他开始琢磨着,用这点钱买些什么,才能让陆知州高兴。

在陆宅里带的那个把时辰,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也对下人们小声的闲聊内容记忆犹新。

他们笑着说,郎主的小名儿之所以是皇帝御赐的,就是因为官家知道他们的郎主喜欢吃食,以前在京里时还三天两头就有御膳送上门来,郎主去了各地的友人,每月也会寄些吃食来。

狄青就把这些话都放在心上了。

天寒地冻,大雪封山,野物几乎在集市上绝迹,他照常上山转悠时,发现那么只觅食的野鸭,可快把他给乐坏了。

好不容易将它捉住后,就满心想着料理得干净一些后,就赶紧给喜欢吃食的陆知州送来。

不料竟会被陆辞亲自逮住,狄青情急之下,就不敢说实话了。

要不是陆辞亲眼看到整个过程,怕是真没想到,这瞧着羞涩朴实、好似老实巴交的山里小子,竟然还敢当着他这个连恶霸都得低头的知州的面撒谎。

他被气乐了,忍不住伸手在狄青脑门上敲了一敲:“小小年纪,倒敢说瞎话了!”

狄青瞪大双眼,一脸震惊地看着陆辞。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漏的馅,又唯恐陆辞生气,这下是真不敢说话了。

瞧他这不知所措得的表情,倒更像一只偷做了坏事被主人发现的小狸奴了。

“小骗子。我这家里没留人,”陆辞也没真生气,随手揉了揉他脑袋,笑道:“所以你带来的鸭肉,我是料理不好的。”

狄青不由‘啊’了出声。

陆辞仗着个子高,故意捉着捉他衣服后领,想将他当兔子一样提起来。

结果没想到的是,狄青看着瘦,身上的肌肉却是极扎实的,份量也不小。

他这一提,居然没提动。

陆辞若无其事地松了手,仿佛无事发生一般,挑眉道:“既然你敢撒谎骗我,那便罚你……”

狄青面露不安。

陆辞轻描淡写地补充完:“……陪我一同用午膳早膳吧。”

狄青听得这话后,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等明白话里意思后,他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惊喜:“真,真的?”

要不是亲耳听见,自己会被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中!

陆辞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当然,在小骗人精用膳时,我也要好好考校考校你,看你究竟有没有读我上回送你的那几本书,还要罚你作一首九消寒词。”

小骗人精:“…………”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今天没来得及写欠下的那一更QAQ有些事。

明天要陪挂科准备重考的朋友练习(虽然我没挂但她挂了),也不一定有时间补上那一更(但正常该有的一更还是会保证的)。

争取后天一定补上!对不起啦。

注释:

1.冬至节日饮食馄饨、稀豆粥等。《荆楚岁时记》载,南北朝时,荆楚一带还吃红豆粥,相传共工有两个不才儿子,冬至日死成为疫鬼,常来危害百姓,但畏赤小豆,故冬日吃红豆粥,是为了驱邪。

2.又据《岁时杂记》载,民间冬至次日还有作九消寒词习俗。说“九尽寒尽”才至春天。苏子由《冬至》诗中有“似闻钱重柴炭轻,今年九九不难数”之句。

第一百零九章

陆辞拿着盛满野鸭肉的碗,心情颇好地行在前头,而落后一步,紧紧跟着的,便是一脸严肃的狄青。

狄青方才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光顾着高兴去了,却忘了一会儿陆知州说要考校他的那些内容,根本记不得多少。

陆知州赠他的那两本书,他极爱惜地在小心翻过一遍后,就将书放到了他在学舍住处里的木柜中,还特意买了把铁锁锁住。

要真说起内容的话,他顶多也就记得……十之一二吧。

一滴冷汗从狄青额上无声滚落。

他悄咪咪地瞄了瞄陆辞好看的背影,心里是万分忧愁。

就自个儿那念书的水平,在官学里头撑死了也就是个不上不下的,绝对与出彩不搭边。

一会儿多半要叫陆知州失望了,那该怎么办?

一想到陆辞或许要对自己失望地摇头,狄青就如坠冰窟一般难过。

陆知州定是喜爱那些念书好,脑袋聪明的人的吧?

毕竟对方极厉害,分明只比他长那么几岁,却已是三元及第的状元郎,是赫赫有名的文曲星下凡。

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才用了短短半年,便晋升至让同年士子仰望的地步了。

关于陆辞的这些辉煌事迹,学院里的夫子也是津津乐道的。

狄青如饥似渴地听着,但随着他越听越多,心绪就越是起伏跌宕。

他起初只知陆知州模样好看,笑起来更是特别好看,声音还极好听,结果去到学院后,才知对方有多么地了不起,自己能得其照顾,又是有多么地幸运……

狄青只略微失落了一会儿,就重新信心满满地振作了起来。

不过,男儿日后如何,还是得看自己的真本事!

今日得陆知州帮助,再过上一些时日,自己说不定就能帮上陆知州呢?

毕竟就在两年以前,他可是连只兔子都打不着,只能逮着漫山遍野的雀鸟欺负。

而现在,莫说打只兔子了,哪怕是要他单独猎头野猪,只要提前做好准备,他都能有法子。

——再过上一两年,他说不定就有打熊瞎子的本事了!

届时猎上一头,献给陆知州,就可让对方尝尝那难得一见的野熊肉滋味……

狄青神游天外,想象着陆辞收到一大头熊瞎子时露出的惊讶和欢喜表情,就不由咧了嘴,傻笑了出声。

陆辞可不知身后这只爪牙颇利的小狸奴,此时最大的出息,就是想猎些大的野物来讨他喜欢,还为此干劲满满。

他也没走太远,就择了间客人相对那么多,但口味也还不错的‘汾楼’,领着狄青进去了。

“来喽!”

他一脚才踏入门槛,伙计就迎了上来,摆上满脸热情的笑:“请问是几位客——”

面上的笑容,在辨认出陆辞身份后,很快转为惊讶和错愕:“陆公祖!您,您怎么来了?”

他这一嚷嚷,叫破陆辞身份,就一下将大堂里正用餐的所有客人的目光都吸引来了。

“既不是为公务而来,自然就是来用膳食的了。”陆辞也不计较,温和笑道:“我这两位,要个包厢,还有吗?”

因陆辞的口吻太过熟稔,伙计哪怕还恍惚着,还是下意识地就接了上来:“有的,请随我来。”

“有劳。”

陆辞笑着向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就回过身来,看向狄青。

结果这一低头,就对上了狄青那正专注地仰望着他、一双盛满了星星的乌黑眸子。

陆辞不禁一讶。

他还以为,在大堂这几十号人的注视下,狄青会感到些许不自在,需要他稍作安抚呢。

却不料,狄青一直全神贯注地凝视着自己,根本没在意别人的目光。

陆辞莞尔一笑,也未多想,只伸出手来,在狄青脑袋上摸了摸:“走吧。”

这份专注和直白,倒让他想起当年的朱说了。

陆辞心里有些感慨。

岁月如梭,读朱说最近寄来的信件时,便可得知,那印象中温软可爱的小朱弟,随着年岁渐长,接触的事务增多,已越发有范仲淹的派头了……

不免让陆辞感到几分欣慰,又有几分惆怅。

狄青眨了眨眼,用力地点了点头。

哪怕只是揉揉脑袋这样的小动作,所透出的亲昵感,也足够让他心里欢喜得简直快飞起来了。

等二人进了包厢后,果然极其有效地杜绝了别人的围观。

原还探头探脑,一直用目光追随陆辞的那些人,当然也不敢追上楼去窥视。

而说到底,陆知州引起的骚动虽不算小,但还是敌不住冬至到来时的忙碌的。

而是在热闹讨论着关于陆知州的事迹,用完了午饭,就各自回到集市上,继续购置年货了。

陆辞随意地点了几道节令的特色菜后,又让人将野鸭肉也拿去料理,接着将菜单子递给了狄青,大方道:“想吃什么,尽管点吧。”

狄青只觉,单是能坐在陆辞对面,无时无刻不光明正大地盯着笑眯眯的陆辞瞧,就已让他充满饱腹感了。

他又哪儿做得出得寸进尺的事?

当即摇头,认认真真道:“多谢陆公祖,已足够了。”

陆辞挑了挑眉,将他从头到脚审视一遍,直让狄青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背时,就移开了视线。

他拿回菜谱,直接再挑了几样,是荤素正好的搭配,才让人走了。

狄青急道:“公祖,真,真不用了。”

陆辞好笑道:“半大小子,正是吃穷老子的时候。而你看着瘦,身上也是有劲儿的,总不可能吃得比我还少吧?”

狄青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耳根都因羞赧而变得通红了。

看他这副收起利爪,老实巴交地耷拉着脑袋,好似很好欺负的模样,陆辞不禁眯了眯眼。

他仗着等饭菜上来,无事可做,就又揪着小狸奴调侃一句:“方才骗公祖时不见眨眼,这会儿再客气,未免太迟了吧?”

狄青哑口无言之余,简直悔青了肠子。

他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竟骗起了陆知州呢?

陆辞就好就收,很快话锋一转:“那两本书,你都念到哪儿了?”

《春秋》和《礼记》都是大部头,连成年人都很经读,陆辞虽说要考校一下对方,但也是玩笑和调侃居多,当然没丧心病狂至要让狄青来个倒背如流。

哪怕狄青只答得一点出来,但凡有可取之处,陆辞能变着花样来给他嘉奖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