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2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4:24
A+ A- 关灯 听书

他一口气点了十几位辅佐官,道:“都过来。”

被点到的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向他走去。

缓过那口气来后,他们的脸色也终于恢复正常了,还带了一副热情而不显谄媚的笑。

——甭管这位知州的年纪看着有多梦幻,人既来了,又是要认人的样子,那当然要小心翼翼,不能给上官留下坏印象才是。

陆辞安安静静地等着,待人在他跟前一字排开后,他只略扫了眼,便道:“怎少了两人?”

众人面面相觑,却无人吭声。

陆辞微微一笑,点了头埋得最低的那人:“你呢,知不知道他们在哪?”

他口吻平平静静的,却让被点到那人不知为何,心里倏然一惊,暗道一声倒霉,抬起头道:“回陆知州,他们今日还未来。”

那两人从来就是好喝花酒,常常晚到的,尤其知州一位空缺,少了人管辖,更是荒唐。

现在倒好,撞到枪口上了。

他既不愿得罪了那两人,省得事后惹出是非,也没蠢到被点名问话的时候,还故意欺瞒新来的长官,自然只有避重就轻地回答了。

陆辞点了点头,并未追着他继续问下去,而是随意看向另外一人,询道:“他们可曾告假?”

那人干巴巴道:“……回陆知州,不曾。”

陆辞再点一人,温和道:“按照律例规定,但凡身体抱恙,无法准时来到签厅的,可要提前报备,或是告假?”

被放过的人当然松了口气,而被点的人,则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陆辞一人只问一句,很快就将那两人情况问得清清楚楚。

而在有心人眼里,这最巧的地方,莫过于在陆知州落下最后一问时,刚好将这十数名属官都问了一遍。

把主要的幕职官问过后,陆辞便让心里忐忑的他们退下了,笑吟吟地改唤众诸曹官来。

崇文俊、齐京等人,自然也在其中。

齐京做贼心虚,步履间也带了几分犹豫。

然而在他想到,这位长官不但年纪极轻,且之前未曾在地方上任职过,只在馆阁那种极清贵的地方呆过半年,且因是三元及第,屡屡得破格提拔,连诠试都未过过……

心就放下来了。

莫说新知州会否关注一起小小扰民案,就算关注了,定也不清楚相关律法条文。

跟先是心里发虚、后是有恃无恐的齐京不一样的是,崇文俊乍一听新知州可算到任时,不免生出一些跃跃欲试的期待来。

具体的他虽不清楚,但好歹也曾听说过一些,据闻这新知州的年岁颇轻,深得陛下信重。

之所以被派到地方上,要么是朝中得罪了权臣,要么是刻意派来历练的。

当然,这传言里真假参半,他心里自是有数的,当然不会全信。

但对他而言,只要新来的上官不似之前那位死气沉沉,凡事秉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态度,给底下人一些发挥的机会,就已心满意足了。

但即使是抱着这样期盼而来的崇文俊,在真正对上陆知州那张俊俏简直如同在发光一般的如玉面庞时,还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陆辞仔细观察过崇文俊半日,当然认出了他。

但也未对其给予太多关注,在发现无人疏忽职守、迟来或不来后,态度更是温和,只问过个人名姓和职守后,就让人先退下了。

还真只是来记个名字啊。

——崇文俊心情大起大落,回到座位上时,还不免涌起莫大失望。

而且瞅这走马观花的架势,恐怕只是走个过场而已的。

不然这一口气近三十号人,怎么可能在简单问过一次的情况下,就全能记住?

——得了得了,也别指望了。

然而在午时过后,陆辞初步浏览了最近期的公文,将任务逐一下派时,叫出职务对应人名姓的那份轻松,就狠狠地扇了做此猜测的崇文俊的脸。

陆辞最早看的,自然是关于‘拦路虎’王状与其同伙惊马扰民一案的审理公文。

既然崇文俊的推勘态度可圈可点,不似个故意敷衍了事的,那问题就只可能出在检法或草判这两个环节上了。

在读过判决书上的‘议状’后,陆辞唇角微微上扬,带了些许玩味。

——哪怕还没仔细看过检法官罗列出的诸多律例,齐京这人身上的问题,也已一目了然了。

陆辞在确定了内心猜测后,却选择了暂时按下,不急发难。

一来是不知除了齐京以外,究竟还有没有漏网之鱼;二来则是他晚判一天,王状等人就得在牢里多呆一天,也没好日子过;三来是他只要一想到尽早见到的那只小狸奴,就莫名地有些窝心。

狄青分明穿得衣裳单薄,鞋履上也有破洞,加上早上风冷,直让嘴唇上的皮都冻得干裂了。

成天冒着生命危险往山上跑,就是想要通过再卖一些山货给他,好如其兄一般,得求学的机会。

尤其在他心血来潮下,送了《春秋》和《礼记》给对方时,那孩子的眼睛一下就跟点燃了两簇小火苗似的,变得无比晶亮。

那是穷人家的孩子,眼里所闪烁着求学若渴的光芒啊。

陆辞全然不知,自己已将狄青的一番小心意误会得面目全非。

他触景生情,不由联想起自己当日在密州时,得亏官学诸多贴补跟得上,加上有师长照顾,才未似狄青那般的经历。

不免感慨万千。

既然有感而发,陆辞索性就先从‘兴学’方面着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实在不好意思哦。最近考试,精力有限,根本无法顾及更新。

现在考完啦!明天开始恢复晚上10点更新=3=谢谢你们肯等我。

注释(今天的全出自(《宋代州制研究》))

1.知州的职责:

“掌理郡政,宣布条教,导民以善而纠其奸慝;岁时劝课农桑,旌别孝悌;其赋役、钱、狱讼之事,兵民之政皆总也。凡法令条制,悉意孝行,以率所属;有赦宥则以时宣读,而颁告于治境;举行祀典,察郡吏德义材能而保任之,若疲软不任事或奸贪冒法,则按劾以闻;遇水早,以法振济,安集流亡,无使所失??”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知州职能的确十分广泛,它主管一州的军政、民政、财政、.司法、教育、监察等职。宋人张纲曾将知州的职能进行了归类,总结出知州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有诸如劝农兴学,淳风俗理财赋,平狱讼等七项职能。

2.幕职官:

这些属官是中央政府有关部门统一除授的州级政府属官,.是辅佐知州、通判工作,处理地方政务的国家公务员,是巩固中央集权的极为重要力量。

两使、防、团、军事推官,判官是由选人充,除要郡签判、推官堂除外,其余由吏部注拟。书记、支使分别由历两任文学及无出身人担任,书记与支使同级,位在判官之下,推官之上。

幕职官设置员数。即节度州节度判官、观察判官,节度推官、观察推官各一人。防御、团练、军事州设防御、团练、军事推官各一入,军监判官各一人。

3.诸曹官:

在辅佐知州、通判工作的行政属官体系中,除幕职官体系之外尚有诸曹官体系,这一体系由录事参军、司理参军、司法参军、司户参军等组成。在诸曹官体系中,“司理参军”为宋所创,录事参军、司法参军,司户参军则是宋朝沿袭唐制的产物。在宋代,这些曹官向中央政府负责,不再向节镇负责,直接受中央政府领导。另一方面,这些曹官由中央政府的有关部门除授,不再是节镇自辟僚属。

4.知州资历:

除宋□□时不问资历,任人唯才,“初补亲官,便除知州外”可得知,太宗开始,知州的资历逐步

受到重视,对于一般文臣,必须有任知县、通判的经历而后才可以除知州,而武臣要想任知州,要求更严,武臣须曾任过巡检、县尉、知县等县级亲民官,且曾作过诸州都监等主兵官,没有犯罪记录,有官员推荐等等众多条件才可以升任知州。

第一百零四章

然而,在真将‘兴学’确定为未来一年的主要目标后,陆辞便很快意识到,想要实现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别的且不说,单是需要满足的先决条件,就实在太多了。

官家赵恒在州县立学方面,一向予以鼓励和支持,甚至曾亲赐过应天府书院额,不可谓不重视。

在密州等不比两浙或京师一带来得富庶的州城里,这点也难得地受到了相当看重,得以执行。

不然彼时颇为家贫的陆辞,就不可能得到那么多粮食补助,以继续学业了。

但在户口零星,连通判都不必分派的汾州,官学根本不见踪影,当地百姓想送子女进学,则只能选择村学、乡学、私塾、义学乃至家馆等地方。

陆辞二话不说,翻出了学田的相关记录,将之一一过目后,不禁揉揉眉心,竟有几分头大如斗之感。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