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3:12
A+ A- 关灯 听书

不长不短的一截路,陆辞恍然间却觉得如同走了一万年。

等终于进到被借用作期集所之用的兴国寺,那一声声浪潮般的呼声跟着远去后,陆辞才释去绷了一路的紧张感,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行已被热情过度的民众拉扯得衣袍凌乱,头冠歪斜的金吾卫,也在长官的果断带头下,火速撤离了。

吃过这么一个大亏后,也算长了教训了——下回再接到类似任务,可得再三思量才行。

因离得不远,又一路上都分神来留意陆辞面上淡定、实则不时受惊的有趣反应的柳七,已忍不住低伏在马颈间,不厚道地捧腹偷笑了。

上回未亲眼见着他被大胆人家当东床快婿捉走的狼狈,这回能看到他难得流露的那几丝紧张不安,可终于让柳七过足了瘾。

柳七动静越来越大的发笑,引得周围士人莫名地盯着他看了又看,柳七却是旁若无人,笑够了本才抬起头来。

冷不防地对上陆辞面无表情的凝视,他忽然就……笑不动了。

陆辞微眯了眼,向他微微弯了弯唇角。

呵呵。

就在这时,蔡齐下定决心,一挟马腹,催马上前几步后,关切地向陆辞问道:“摅羽感觉如何?可有不适?”

自阙门出发前的那点心理落差,在他以榜首的身份拍马游过那么一条人潮鼎沸的长街后,就被登科的切实喜悦给冲得七零八落了。

再一想自己这一两日里,因暗自遗憾于同状元之位失之交臂,而对陆辞多有疏远排斥,就很是懊恼。

陆辞脾气温和,几次主动招呼后,见他不冷不热,亦未怪未问,只不再主动来打扰了。

但那份彬彬有礼,既是了然,也是理解,想来已猜出他几分心思。

现蔡齐醒过神来,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怀着这愧疚心里,他见陆辞脸色不甚佳,才鼓足勇气,上前关怀几句,盼能趁早释嫌。

陆辞心里一讶,面上却完美地掩饰住了。

他很是清楚,如若在这蔡齐舍下脸面,主动修好的关头,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表情的话,正处紧张的对方,怕是会要么打起退堂鼓,要么恼羞成怒。

陆辞从善如流地揉揉眉心,很是配合地以长叹的口吻,玩笑着道:“兴许是患上了一走上那条顺天门外的大街,就要犯头疼的新毛病吧。”

如今那路已然走完,这‘病症’自然就不药而愈了。

蔡齐也是心思灵透之人,一下明了了陆辞的言下之意,眼底不由多了几分真切的笑意:“男大当婚,是为燮理阴阳。之前摅羽笃学业文,不思男女之事,现既已高中,确实该考虑成家了。”

蔡齐毕竟已近而立之年,虽然家境清贫,但外祖刘家也不曾苛待于他,早在近十年前就给他安排了一门贤惠妻室。

他自认为,在这方面的事情上,自然是比陆辞有些经验的,不知不觉地就以过来人的口吻给予建议了。

他为免交浅言深,在斟酌一二后,最后道:“我的意思是,若令堂尚未为你相看婚事,你倒不必这般避之唯恐不及,而可择优问之。”

毕竟作为新科进士,哪怕是七旬老人,只要家中并无妻室,就能轻易成为汴京城中巨贾的座上宾,炙手可热的快婿人选。

当然,达官显贵多是瞧不上这类登科时年岁过老,恐怕没几年剩,还熬不上升迁资历就要撒手归西的士人的。

他们的目光,多放在当得起‘年轻有为’这四字的那些个登榜进士头上。

在遵循‘取士不论门阀’的当朝,陆辞的寒门出身,也不再是劣势了。

豪贵结盟,愿许的是婚姻财力,看的是进士的内涵。

但对要真正与对方共度一生的女儿家而言,她们所看重的,就是最简单直观的容貌和气质了。

而陆辞除了出身,几乎是样样不缺。

以他不可多得的品貌才学,加上数十年难得一见的三元及第的成就,已不知笑傲多少丈夫。

这世间有多少读书士人终其一生,也不得一个解元的?

陆辞虚岁不过十七,就已是备受官家恩宠的三元,一朝平步青云,冲着他那光辉灿烂的前途,即便是当朝宰相的女婿,也绝对轮不到他自己上赶着求,而是对方抢着请他做的份。

只不过,目前的王相公府中并无待字闺中女儿或是孙辈,方能在这场刚掀起帷幕的捉婿大战中这般轻松旁观。

对于陆辞而言,不妨在这场八成是逃不开的捉婿风波中,择优相看,寻得最好的岳家助力,在朝中不至于一抹黑的孤立无援;对方也乐得有这么位青年才俊维系家族,壮大联盟,显是互惠互利的好事。

“多谢子思建议,只是这事倒不急。”

陆辞无意让话题逗留在他向来是能避则避的婚事上,话锋一转,便导回了期集所中诸位士人最为关心的事上。

他客客气气道:“关于任命职差之事,我思来想去,还是认为只凭我一人的话,着实难以胜任,唯有厚颜请子思、云扬助我。”

这话自然是纯粹的托词。

陆辞在后世时,管理过的人员何止五百,哪怕是其百倍之数,也是得心应手的,怎么可能胜任不了任命职事的丁点小事?

那些人还全是擅于算计的人精,而这里的五百多人里,则绝大多数都是宅在家里闷头读书的书呆子。

他们除吟诗作画等风雅交际外,与外界堪称脱节,更还未正式进入仕途接受磨炼,莫说与陆辞在现代接触的那些人比了,哪怕跟密州城里,跟陆辞打过不少交道的那些个三教九流一比,也得在心眼上暂败一筹。

况且这还不是要与人推心置腹,而仅是应付掉期集这区区几个月而已,就更简单了。

之所以主动分权出去,倒不是为交好榜眼和探花这二人,而只是为表个谦逊的态度,平复其他人心里的忌惮。

毕竟一路不可思议地连夺三元过来,外加官家来得匪夷所思的额外恩宠等等,要全算上去的话,他所拉的仇恨,怕已快突破天际了。

在已过度展现过实力的时候,适当地退让一下,才好让人放松戒心。

蔡齐听后,果然注意力就被全部带去这事上了,无暇再问及陆辞婚事,甚至大吃了一惊。

在怦然心动之余,又忍不住迟疑,艰难劝道:“摅羽过谦了。先谢你一番美意,但这怕是不好。按着惯例,理应由大魁独令……”

他心里忍不住想,这陆辞年纪终究还是太轻了,不然怎么会就凭这简简单单的几面之缘,忽冷忽热的交情份上,就主动分出部分在朝廷跟前露脸的主事权力呢?

而且得以主持期集,还象征着能得到不少人脉:毕竟被择出来陪侍任职的那些人,势必就承了这情,与点其为职事的大魁更为亲密,因感念这份恩情而将人引为倾盖之例,过去不知多少。

尤其是那些个囊中羞涩,为百两谢恩钱和又近百两的期集费发愁的寒门士人,能一下免除掉一整项,就已是很不得了的好处了。

陆辞摇头,口吻坚定道:“我若真执意一手包揽,届时力有不逮,怕就为时已晚,拖累的便是这几百进士,而绝非我一人了。子思若是为条例所为难,我届时自会向礼部陈述,说明情况。还请子思莫要推辞。”

蔡齐再三踌躇,终究是抵御不了这一诱惑,垂首道:“愿为摅羽分忧。”

陆辞颔首:“便先请子思拟定知职事者名单一份,拟员六十,额先定于二十,最后我作最后裁定,一并上申礼部,如此,可好?”

蔡齐也不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连连点头。

陆辞接着又寻对他颇有戒心、又因游街时因相貌被民众说做‘配不上探花之名’而耿耿于怀的萧贯,三言两语,就将对方表面上的敌意消除,欣然接下‘分担辛苦’之责了。

若说蔡齐因和陆辞有过那么点交情,接下时还稍微纠结一二的话,一早就因身为南人而与为北人的陆辞有着天然敌意的萧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既然是陆辞自恐能力不足,主动分的职权,他又何必推脱?

陆辞也很满意。

他从来不喜欢凡事亲力亲为,尤其还是初步筛选的这种小事,当然乐得让他们做些苦力。

筛剩一百二十人后,他再做二次筛选的范围,就被大大地缩减了。

别看朝中惯来有南北之争,但跟旗帜鲜明的宋.太.祖不同的是,现今的官家对偏帮北人并无特别兴趣,甚至因偏爱晏殊,和日渐不喜寇准骄狂的脾气,而让两者势力渐趋持平。

这也意味着,在官家面前,若是过早表现出鲜明的政治立场,可不是明智之举。

陆辞索性让南北各占一半,彼此制衡,分去双方的注意力,也能落个不偏不倚的印象。

反正做最终决定的,还是他。

说白了,能将名单上申礼部的,确定谁真得职位的,就只有状元一人而已。

在淡定地将拟定大名单的累活分出去后,陆辞又寻来柳七三人,按照对友人们的了解,从性格到特长,各分配了职位。

朱说纠弹,柳七主管题目小录,滕宗谅掌计。

至于陆辞本人的话,若不是他得负责全盘统筹,其实倒对‘掌膳’这一职权更感兴趣。

陆辞忧伤地叹了口气。

天气还凉,干脆搞点事出来吧……

期集苑中不是所有人都得住下,或都能住下的,但为主事者的陆辞,则是非住不可。

朱说他们为了陪他,当仁不让地留了下来。

陆辞当天晚上,就向柳七虚心请教一二,学来几招能更优美地拍马屁的措辞,就活学活用,洋洋洒洒地写了一份表,再通过对他态度很是友善的礼部吏人上递。

他原只想着试上一试,哪怕跟当年的自来水系统建议一样石沉大海,也没什么损失。

却是低估了这些官场上摸爬打滚的人精,揣摩上意的热情。

无人不知陆三元是近期在皇帝眼前的大红人,他们一商量,翌日就将这表给递到皇帝案前了。

一听是陆辞亲手写的后,赵恒连今天份的仙都不忙修了,而是充满好奇地翻开了它,细细读了起来……

还没等蔡齐和萧贯捂热拟定名单的权力,想好怎么含蓄地拉拢其他士人时,陆辞就又毫无预警地掷下了一枚霹雳弹:“……为防家贫者为谢恩银需寻外人借贷,或因难以缴纳期集费与期集无缘,现特设‘恩钱’三千贯,供五甲之上申陈。免利钱至授官赏银、即还清之日。”

再一展开,可是明晃晃的皇帝诏书。

众人先是震惊,再便是哗然一片。

尤其家贫者,更是为此感到欣喜若狂。

片刻过后,滕宗谅的掌计处,就挤了不少囊中羞涩、正寻思对外借贷的士人。

这因两个月后就要拿赐下的赏银抵债、可无限循环、用作以后的‘无息贷款’的三千贯,自然非是陆辞与友人们筹起的——倒不是他们筹不起,而单纯是不愿涉些易生事端的浑水里——却是由自称是被陆辞呈上的那封表中内容所打动、其实是对这位陆三元究竟想搞什么名堂而深感兴趣的官家赵恒,实打实地自掏了回腰包。

虽然在陆辞看来,皇帝看似修仙修傻了,其实精打细算得很。

这三千贯对于内库而言,不过九牛一毛。

而这根羊毛,还是出在上一批贡举里的‘老羊’身上的。

诚如陆辞在表里委婉所言的那般,以此可示恩泽,换来贫家出身,为银钱窘迫的一批新科士人感恩戴德,但实际上钱没少收,也没少还,仅是提供了方便而已。

赵恒自就何乐而不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