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11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7:2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收起哭腔,像是想他不要那么的担心,声音越来越轻,近似叹息地:“无论我去到哪里,慕言,我总是在你的身边。”

他低声应她:“嗯。”泪水滑落脸颊,声音还是稳的,柔声提醒她,“记得,要等我。”

一句话亘古一般绵长,像说了一辈子,窗外风渐止,屏风后已无人声。

万寿无疆是自古帝王的祈盼,他却只是感到岁月的绵长。也许时光逐日苍老,便能模糊生于死的距离,每一日逝去,都觉得好像又离她更近了一些。倘若世上还有华胥引,他也希望谁能为他弹奏一曲,她还在等着他,他想早些见到她,看到她绯红着脸重新扑进他的怀中,说:“慕言,你终于来见我了。”

后记

宣侯二十三年七月初四,一代圣善明君苏誉薨逝,陈国历代习俗,皆是王陵与后陵为鸳鸯双陵。宣侯逝后,却是与卒殁七年的君后合葬一陵。宣侯苏誉一生传奇,在位之时抚定四方,惠泽万民,开拓大陈盛世,这一段历史是陈国历史上最鼎盛时期。苏誉在位之时开创诸多盛举,载入陈史。但最引人遐思之事却是终其一生只迎娶了一位夫人,史称文德后君拂。君后一生无所出,后收养永泰公主苏仪之子苏宸为养子,承大陈国祚。君后卒殁于宣侯十六年四月十二,逝后,陈王空置后宫,七年后,郁郁而终。掩藏于禁宫中的这一段深情,多年后终成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