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9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6: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君师父的剑术师承慕容安,虽不如苏珩快速,但胜在灵动轻盈,舍劈砍而精练点刺,有生以来曾见他对敢一次,差不多是出一回招就倒一个人,可今次看上去竟有些费力,这些黑衣侍从配合得太完美。

剑花缭乱,君师父仅能护着我步步防守,不多时便退到一处峭壁边缘。我晓得不知多少代以前的陈侯将安乐宫修在荼山之巅,为的是将堪称奇景的断石峭崖收入宫中后花园,而此时君师父带我主动退至此处,一旦走投无路就从这里跳下去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考虑到他的出招风格,觉得更多是为我们寻找一个易守易攻的屏障。

果然,我被甩在突出的扇形崖壁之上,三面都放空,能容那些黑衣人挥剑向我的那面被君师父严防死守,而且,没有我紧紧跟在他身边,他明显比较能放得开手脚了。

情势几乎已经开始向我们扭转,好几个黑衣侍卫均命丧君师父剑下,却突然从右前方闪过一道皓皓的剑光。

我不懂剑,那一瞬之间竟也能感到它的快速,携着疾风之力狠狠劈开君师父设置的屏障,顺势擦过他肩臂带起道血痕,又在顷刻间变幻招式直直向我而来,那百步之外穿透飞花落叶的优雅剑式,酝了无穷力量快似闪电的果断剑招,我看清这个人,甚至看清剑柄处微光轻点势如流星的湛蓝宝石。

慕言。长剑一瞬间没入我胸膛,刹那里听到鲛珠碎裂的微响,就像无声的暗夜里一朵花骤然开放。

我一把握住似乎还要继续深入的利剑,血顺着指缝滑落,想要出声阻止,可生命流逝得那样快速,让我几乎没有张口之力。秋阳白得惨淡,荒草在风中摇曳,他冷冷看着我,漆黑的眼睛锐利无情:“竟敢扮成我母亲的模样行刺我父王,果真以为陈国无人,能够任你们来去自如为所欲为?”

我觉得自己像一片枯死的叶子,被串在剑梢上摇摇欲坠,想不明白他说的话,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被困在侍卫之间的君师父看到我,大喝一声:“阿拂。”

混乱的视线里,看到慕言冰冷的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持剑的手停在半空,剑锋仍没在我胸口。“慕……言……”

我咳出一口血来,往事如一盏旋转不休的走马灯,恍惚半天,在刹那里似醍醐灌项。

他是陈国的世子,我怎么会没有发现。

苏誉,取母姓为慕,去兴字为言,那些贵族门庭里长年规整的优雅,那些久居高位者含而不露的威仪,那个以十万铁骑踏平卫国,将天下耍得团团转,天生就该成为一国之君的传说中的苏誉。

他是我面前的这个人,是我的夫君。

怪不得成亲那夜他问我陈国灭了卫国,我会不会恨他,还任我将他误认做陈国的将军。怪不得他从不过问我家里的事,得知我身体的种种异常也没有表现出震惊。因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可为什么要瞒着我呢。我早说过,卫国灭亡是王室无道,公主殉国是在其位当其责,死过一次的君拂已不是从前的叶蓁,之所以这样努力,只是想要为自己而活罢了。

归根到底他是不相信我真的这样看得开,若能早日明白我的心意,坦白告诉我他是苏誉,又怎么会这样呢?天意如刀。天意果真如刀。

费力地抬手想擦一擦嘴角,看到他修长手指伸过来,贴上我脸颊,手指竟是在剧烈颤抖,摩挲着要撕掉我脸上的人皮面具。

这样简单的一件事,做了许久才做成功。面具被撕下来的那一刻,他身子晃了晃,苍白脸色更见苍白。

我终于攒出一口气来,却无法抑制生命从破碎的鲛珠里一寸寸流失。本就是天人两隔,不止一次设想过和他永别时会是如何情景,没想到会是这样。

鲛珠完全碎裂,这具身体便会顷刻灰飞,我想这大约是不消片刻的事,却奇怪地没有半点恐惧,其实我这么胆小。

只是不能让他亲眼看着我在他面前消失,一定不能。我还是想挤出一个笑容,至少让他记得最后一面我是这样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有太多话想说,可,我摇头笑了笑:“我不知道他是你的父亲,不要恨我。”

旋身翻下山崖时听到背后他失声叫我的名字,嗓音被耳边风声割裂,想着一切竟然这么快就结束,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

眼泪还没有落进鬓发,腰间蓦然被搂住,岩壁上划过撕心的刺鸣,我艰难地张了张口:“为什么要追上来……”

他哑声道:“你说你会在柸中等我。”

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说话终于没有那么吃力,我闭上眼镜,不敢看他的表情:“我不是要为自己开脱,你父亲去得很安详,他是自愿让我拿走他的性命,他一直很想念你母亲,去到了一个有你母亲在的世界,也许你会认为我是想用撒谎来挽救,可……”

他打断我的话:“我相信。我都相信。乖一点,别说话,我们先上去。”

苏誉是何等聪明的人,在我跳下山崖时他就应该明白,我不是任性要让他着急,是再没有办法了,可还是执意跟着我跳下来要将我救上去,什么时候看到过他这样自欺欺人。

我搂住他的脖子,埋进他肩窝:“假如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会活不下去,要和我殉情?”

他手臂一颤,声音不稳:“若是喜欢我,就活下来,陪我一生一世。”

我笑了笑,尽量打起精神:“先不要上去,你这么抱我会儿就好,我的家乡有一个传说,说人死了是会有灵魂的,有一个地方叫做奈何桥,灵魂们就在那里等着排队过桥,桥的对面是一番新的人世,他们把过桥称做轮回。”

他搂着我吊在半空中,紧得就像要将我揉进骨血,我离开他一点,看着他的眼睛:“假如真有这样一个地方,我会在桥下等你的。你生来就该称王于陈,建工于天下。不会为情所困,这样最好了。我们约定三十年吧,三十年后你来找我,那个时候,我们一起过奈何桥,入轮回道,这样,说不定在另一世里也还能做夫妻呢。”

他眼里浮起痛色,我想伸手去挥开,他的唇贴在我额头上:“但是我不在的话,你害怕怎么办?若你不愿意在尘世陪着我,那由我陪着你,你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