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9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6: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挣扎道:“一定要用这个模样么,一定会悲剧的啊,戏里都这么演,翩翩公子年少时邂逅曼妙少女吗,在少女死后五湖四海地收集替身。苏珩他看到我一定以为我是慕容安再生,到时候我就会被他当成替身收进后宫,搞不好还会当庭封个如夫人……”

君师父抚着额头打断我的话,转头对君玮道:“你同阿拂说说,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自己的女人死了二十多年后,看到另一个和自己的女人长的很像的年轻姑娘,他会首先想到什么?”

君玮抓了抓头,以一个小说家的思维试探道:“上天怜悯自己对她多年的思念,让她重生来和自己再续前缘?”

君师父不可思议地看向我们俩,嘴角颤抖着道:“我以为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这个姑娘会不会是自己的女儿……”

――*――*――*――

按照计划混入安乐宫。君师父在扮演祁安郡守这件事上真是天赋异禀,纵使在本尊的老熟人面前也是如鱼得水,极大的增强了我和君玮的安全感。

未几,挨到午时,陈侯于子花楼下大宴群臣,百官次第入席,按官职品阶――进万寿酒。

宫女领着我候在几株桂花树后,是一个完全不能偷窥的位置。不远处传来觥筹交错之声,良久,宦侍终于唱响了我的名字。我听到那一声尖细的嗓子,“宣,祁安慕容蝶”。

众目睽睽之下抱着琴走上那条青石铺成的翠色长道,想到除了殉国那一回,这辈子还没有得到过这么多人的关注。各种意味的目光交织成一张密实的蛛网横亘在我面前,这些人一定觉得慕容安很漂亮,就像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心中所想。

蓦然有一种自己不是自己的错觉,而脚下一步一步,都像是牵动着什么并不存在的铃铛声。靠近琴台时,终于看清那个撑腮倚在王座上的男人,这是二十三年后的苏珩。陈国尚水德而崇黑,他仍是一袭玄袍,粗略一算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面容却显得极为年轻,脸上略有病容,仍掩不住一派国君威仪,多年沉淀后气质更加冷漠沉静,与年少时不可同日而语。

我能这样细节地描述他的外貌,因那个角度刚刚好,他的目光就放在我脸上,明显已经研究了好长时间了。从未看到过如此含意丰富的目光,忧郁得似凄凄红叶,迷茫得似沉沉月色,跃动得似灿灿星子,却归于一派沉寂的浓黑。

我在那样的目光之中弹完整支曲子,一个音也没有错,觉得自己真是仗义,虽然假扮这个乐姬不太好意思,却帮助他们再一次将祁安的曲艺艺术发扬光大了……一切如君师父所说,群臣通恭贺之后,陈侯很早便离席,而不久之后,我被一个宦侍带到长安楼上,正是苏珩贯休憩之地。已近未时,秋阳泛白,这个将我召来的人背对着我,正擦拭把锋利的长剑。宦侍拉好背后的门,“吱呀”一声,他终于转过身来,剑就抵在我的脖子上:“你是谁?”

按照君师父的意思,我越是像慕容安苏珩越是会觉得我是他女儿,而且因鲛珠的缘故,我的血本来就能和其他各种血液相融,这也很方便滴血认亲,若我能以这种方式取得苏珩的信任,那要让他饮下我的血看到他的华胥调就简直易如反掌。

虽然觉得这件事有几分冒险,但泠泠剑光之下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我伸手将剑推开一点点,偏头看着他,那是慕容安常做的动作,而她上挑的眉眼一向在此时最蛊惑人心:“照顾我的师父去世了,临死前告诉我,我有个同胞的哥哥,他叫苏誉,我的母亲是方山红叶林的慕容安,我的父亲,是陈国的苏珩。”

肩上的长剑不稳地一顿。所有的一切都能对上号,这件事,他没有理由不相信。若是慕容安当年果然是生下一对双胞胎,按照她的性格,完全有可能将女儿留下独自抚养。在他怔忪得几乎震惊的神情里,我走近一步,轻声道:“你想不想再见母亲一面,父亲。”

长剑“铛”一声落地,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苍白面容里浮出一丝痛色,哑声道:“你们长得很像。”

――*――*――*――

华胥调在长安楼上袅袅响起,这含着幽禅之意的调子,沉寂得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只是没想到将苏珩骗入华胥幻境如此容易,自己都要被自己的急智和镇定征服,慕言说自从嫁给他我就变得天比一天更聪明,姑且当做他是对的吧。

其实这二十三年,看得出苏珩没有忘记过慕容安,可若一切再回到当初,回到文侯威逼他的那个时刻,他真的就会吸取教训做出不同于从前的选择?老实说,我没有什么把握。

人的一生,有些痛是不能,有些痛却是不能不。我不知在苏珩心中如何定义失去慕容安,这感情沉淀了二十三年,到底是愧疚多一点还是爱多一点?或者他毫无犹疑地让我为他织出这梦境只是想再见她一面做一个了断?

通往幻境的模糊光晕出现在眼前,我抱着琴正要移步进去,君师父不知在何时出现,待反应过来时两人已落在一片焚火般的茂林,打量一圈,没记错的话,这正是方山的红叶林,白日生机勃勃,夜里枯死无声。

我欲开口询问,君师父却先一步出声:“真是巧,正赶上文侯派人接苏珩回吴城那日。”顿了顿,又道:“师父被抛弃的那一日。”顺着他的目光,果然看到远处的水潭旁立了两个武将打扮的男子。我回头道:“您跟着我做什么呀。”

问出这问题时已经猜到答案,但听他回答还是感到心惊,因在我心中君师父一向不是个好杀之人,他这辈子研究出的最毒的毒药,仇家吃了看上去好像已被顺利毒死但后来还是诈尸了……就是这样的君师父,此时却表情狠厉:“我说过,若是他今次仍是选择王位,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所。”

华胥之境只能用虚妄困住逃不出心魔的人,此次却只是将过去重现,令苏珩再做一次选择,无所谓虚妄的美好幻境,若是苏珩选择王位,一切便与现实没什么不同,即便不带他离开,他也迟早会醒来,若想让他醒不来,只有在幻境中杀了他。

我想,君师父潜意识里可能还是觉得苏珩会选择王座。这就像我当初殉国,纵然如今这具已死之身产生种种不便,可若时光重来一次,我还是会从卫国的高墙上跳下去。

坐在出红叶林必经的一株老枫上等着苏珩,为了让他一眼看到,瑶琴就放在膝盖上,拨出叮叮咚咚的调子。马蹄声疾驰而至,到树前十丈远时倏然停下。

俊挺的少年微微仰头看着我:“师父守在这里,是还有什么吩咐?”

我仔细打量他,从眼前的这张脸上,完全看不出日后的悲痛,大约人都是这样,放弃图一时痛快,失去后始知珍惜。我抱着瑶琴撑着腮,看够了之后摇摇头:“我不是慕容安,不过苏珩,你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

现实中反弹华胥调,幻境中事便能显现在尘世中,反之亦然,幻境中反弹华胥调,尘世中事亦能在梦中展现。拨起最后一个音,被虬枝割碎的阳光里,今日后发生的事一件件铺开在半空中。

龙凤喜蜡燃出的明明烛光里,他新娶的夫人静静倚在床沿,而他眉头深锁坐在轩窗下,执起酒壶一盏接一盏地豪饮。

被加封为世子的那一夜,夜空中烟花散尽,君师父抱着刚足月的苏誉出现在他面前:“她是魅,你也知道魅生育子嗣多么困难。她死了,这是你们的孩子,你好好照顾他吧。”还有被困在沥丘那夜,妖冶的红蝶自她额间振翼而出,在他的怀中,她不在意地笑:“回去?回不去了。”

曲华胥调幽然而止,停在慕容安死去的那刻,马上的苏珩紧紧锁着眉,眸子漆黑得可怕:“这是……什么?”握着马缰的手在轻微地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