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9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6:0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微微皱眉:“你是我的徒弟,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虽然你做错了事,让我非常生气,我可以恼你,教训你,给你苦头吃,可这些人,他们算是什么东西,我亲手教导出来的弟子,是专门送到战场上给他们欺负的不成?”

他抱着她的手臂顿了一下,按着她的腰肢,一寸寸,让她紧紧贴住他,深沉的眼眸里浮出许多不能细辨的情绪,良久,声音沙哑道:“师父,回到我身边。”

她抬起手来,指间仍有鲜血,一只蝶逐血而来,停留在指端,她看着那只赤碟,唇角抿起一个要弯不弯的弧度:“回去?”却漫不经心地摇摇头:“回不去了,我快死了。”

他宽阔的肩狠狠一颤,极度震惊地望着她,语声却很是茫然:“怎么会,我做错了事,你还要回来教训我,给我苦头吃。”

她抬眸看了他会儿,突然笑起来:“你们陈王室的人怎么说我,我其实并不在乎,你怎么想我,我也不在乎,在这世上我活了太久,久得自己都觉得有点无聊了。你让我晓得情是什么,尝到它的快乐,也尝到它的痛苦,如此圆满的一场体验,对于一只魅来说,不是很难得的一件事吗?就像桌盛宴,天南海北的菜式什么都有了,痛快地吃完这桌筵席,人生就该散场了。”她说得毫不费力,一副精神还好的样子,脸色却渐渐透明,越来越多的红蝶栖在她身周,像是等着那最后刻的送别。

他用力握住她衣袖,嗓音低低响起,像受伤的困兽:“就算不想再要我,可还有我们的孩子,苏誉他很聪明,你还要看着他长大,看着他继承大陈的国祚。”

印象之中他一向不怎么多话,此时却哽咽着不能停息,仿佛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她就不能拒绝,只要她不拒绝,就还会留下来。

她只是笑着看他,那笑里究竟含着怎样的意味,没有人晓得。

一阵狂风拂过,他搂着她的身影蓦然一僵,良久,跌跌撞撞站起来,手中只留一套红色的华服。

――*――*――*――

华胥调戛然而止,我却良久不能回神。慕容安果然是死于沥丘之战,史书并未详载,原来她是这样死去。

这个人,生得雍容无双,死得风姿绝代,这是慕容安,东陆曾经最强大的一位秘术±。这竟是……苏誉的娘亲。原来他的娘亲并不是慕芷。

将这段故事讲完,君师父皱眉陷入沉默,想来这对他而言不是什么美好回忆,我和君玮则望着灯花发呆不知该说什么。

完完整整看到这段过往,说实话,我觉得这事儿和君师父没半毛钱关系,搞不懂他为什么那样仇视陈侯,恨不得杀了他。但在君师父眼皮子底下也不太敢和君玮交换意见,仅靠眼神的交流又实在碰撞不出什么思维火花,独立思考了半天觉得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是君师父也对慕容安有意,才会对不小心害死她的苏珩抱有那么大的敌意……但转念又觉得慕容安不能倒霉到这个地步,一辈子就收了两个弟子,怎么可能两个弟子都对自己抱有不可告人的暖昧感情。

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君师父已经开口:“看完这段华胥调,你应该知道我想让你怎么做了吧?”

我抓了抓头,福至心灵地试探道:“您是要让我为陈侯织一个梦,将他困在梦中?”

君师父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不错,苏珩当年放弃师父选择王位,此事虽然师父不说,但那年她的痛苦我却是看在眼中。她本可以站得更高,却是苏珩阻断她的路。

可恨她为他放弃一切,他却不知珍惜,如若一切重来次,我倒要看看这么多年后,苏珩会如何选择。若他对师父的情经年不变,愿意留在华胥之境中陪伴她,我便放过他,也算是了结了师父在尘世的最后一个遗憾;如若他仍留恋王座上的荣华,事到如今也还要辜负她,那么,我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所。”

我心情复

————

分节阅读_60

杂地看着这样的君师父,感到压力很大。听他这么说,他是要让我为苏珩织出一个重现往事的华胥幻境,让他自己选择到底要不要继续留在梦中。

但这和宋凝的情况大不相同,届时不管他怎么选择都会是一个死,区别只是主动死和被动死罢了。我咬着唇想了想,轻声道:“明明可以有更多的复仇手段,您却偏偏选择让我对苏珩施用华胥引,您其实只是想知道,当年慕容安拼死救他一命到底值不值得,对么?”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目光中那些沉甸甸的东西,不是我所能懂得。

我想,这一段被史书矫饰的禁忌,二十五年里由着时光摧毁,什么都不剩,只将仇恨刻在还活着的人心中,挣扎着要在忘记之前求一个结果,可多少年人事成沙,所谓值不值得,即便得出一个答案也不会再有什么用。我不知君师父如此执着向陈王复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仇是为了什么,但看到他的眼神,却突然觉得,大约他只是想要我用华胥引再拷问一次人心罢了。

华胥引之一世安 第二章

九月十二,苏珩的寿辰。传闻陈侯久病不愈,八月初便移居荼山安乐宫静养,朝上由世子苏誊监国。由此,是日百官皆赴安乐宫上寿。

自十日起,上至公卿下至官奴,贺礼就一沓沓送上荼山,山道上被车轮压出两道深深的辙痕,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其实给上级送礼也是一门学问,要送得有新意,才看得出你花了心思,但是又不能太有新意,才看得出你谨守本分。君玮在机缘之下弄到了一份礼单,结果我们失望的发现那上面基本上是各地的土特产,只是不那么容易弄到的土特产,果然是既有新意又不是那么太有新意。

只有祁安郡的郡守没怎么走寻常路,送了个乐姬给陈侯。君玮感叹地摇摇头:“这个祁安郡守也太急功近利了些,这么出风头不是明摆着遭人恨吗?”

我想了半天:“祁安郡历来以曲艺艺术的繁荣享誉于诸侯国之间,该不会乐姬就是他们那边的土特产吧哈哈哈。”结果还没笑完君师父就跨进房门,带来三张人皮面具,据他解释,一张是祁安郡郡守,一张是郡守的小厮,还有一张正是我口中的“土特产”乐姬……

我们将要这样混进荼山安乐宫,可当我试探地戴上那张人皮面具时,赫然发现菱花镜中映出的竟是慕容安的样子。

君师父良久地注视镜子里我的脸,淡淡道:“筵席上你用这张脸出现,苏珩一定单独留你问话,届时机灵些,找到时机让他饮下你的血,看到他的华胥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