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73

A+ A- 关灯

其实蹴鞠刚完我就反应过来,那时躲到君玮身后,立刻从面前走过未有丝毫停顿的那个人定然不是慕言,他不可能那么快,而且他和尹棠一起,怎么也该是两个人的脚步声。若是那样,我一看到他就躲起来一定被他亲眼目睹,他生气的一定是这件事,但要怎么解释?怎么解释都让人很不好意思……他果然道:“看见我为什么要躲起来?”

因正站在他椅子跟前,习惯性地垂头,一垂头却正好碰上他微微仰起的漆黑眼眸,我垂死挣扎道:“才没有……,”

他左手扣着椅子扶手轻轻敲了两下,含笑道:“那我来猜猜看。”做出沉思的样子来,眼睛却望着我:“是因为和我重逢竟然没有戴着最好看的首饰,穿着最好看的衣裳,好叫我眼前一亮?”

我震惊道:“你怎么……”话到一半反应过来就这么承认太丢脸了,赶紧道,“才没有!”

他眼睛里却仿似落下万千的星光,良久,将

————

分节阅读_50

我拉进怀里:“没有打扮得漂漂亮亮也不要紧,还有很多时间,你可以慢慢打扮给我看。”

我趴在他肩膀上,抽了抽鼻子摇头:“你没有见过我最好看的模样,我十七岁那时候,脸上没有这道疤,连父亲都说我是他最好看的一个女儿,你要是那时候见到我多好,你要是……”可再也不可能了。

这些事情总是让人一想起来就伤心,我抹着眼角紧紧搂住他脖子,说出一见面就想说给他听的话:“我很想你。”

他没有说话,却更紧地抱住我,呼吸就在耳畔,这是我盼望了多久的时刻。

抬眼看到昏黄的烛火,就像茫茫孤夜里摇曳的唯一一点希望,墙壁上投下融为一体的两个影子,仿若时光在这一刻停止,再也不会有离别和悲伤。

——*——*——*——

后半夜山中下了场大雨,早上起来空气格外清新,慕言特地过来陪我用早饭,顺便带了只烧鸡给小黄,小黄高兴得直摇尾巴,对这个新爹爹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看来短期内是不会出现什么亲子问题。

拾掇完毕,两人刚出院门,看到黄衣小姑娘尹棠两腿生风急步而来,跑到我们跟前扶着腰喘了两口气,弯起眼晴天真地看着慕言:“慕哥哥,今天你陪小棠赏会儿花可好?孤竹山山路崎岖,小棠一个人出去,找不着回来的路可怎么办呢。”

我奇道:“怎可能找不着回来的路,为赏佛桑花公仪斐特地修了条青石小径,你沿着那条路走到尽头再返回来就可以了。”

尹棠咬了咬嘴唇,看上去还想说什么却一时无话可说。

我一边推着慕言让他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边亲切地自告奋勇:“你慕哥哥他早上有正事的,你君姐姐我正好没事,要是尹姑娘不嫌弃,就由君姐姐来带你赏花吧~”

眼看着慕言点个头就要离开,尹棠着急地瞪我一眼:“那我嫌弃你行不行,那我不想走那条路行不行?”

说话间慕言已被我推出老远,慢悠悠打量我一遍,不置可否笑笑顺势走了。

我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尹棠,点头道:“可以啊,反正我就是随便说。”话罢也准备抬脚开溜。

尹棠踌躇一下狠狠跺脚:“你,你回来!”

我脚步没停挥了挥手:“你跟上来。”

我的确是想散个步,我也的确不喜欢这个叫尹棠的小姑娘,她成天用异样目光注视慕言,我没揍她一顿就已经很可以了,此时此刻还能保持涵养,因为不晓得真揍上去是不是打得赢。此时是个好时机,我准备还是采取文明人的做.边赏赏花边和她讲道理。

一路繁花古木,夜雨后花木娇艳的更娇艳,挺拔的更挺拔,笼在皑皑晨雾里似朦胧仙境。我还在酝酿第一句话该怎么说,跟在身后的尹棠却已开口,手从黄衣里微微露出,撷着一朵刚摘落枝头的重瓣佛桑:“你听说过佛桑花的事没有?”

我抬头道:“嗯?”她微垂了眼眸,盯着指间花:“说的是一个世家少爷与奉墨的丫鬟相爱,却被他父亲发现了,少爷被支出家门办事,少爷走的晚上,小丫鬟被投进后院一口枯井里,他们骗少爷小丫鬟病死了,没几年,少爷娶了交情深厚的世家小姐为妻,新婚的那夜,后院被填平的古井却长出巨大花树,开出妖异的花朵来,这花就是佛桑。你有没有听过风拂花树的声音,就像是女孩子在哭。”

我停下脚步:“你想说什么?”

她看我眼,别过头去,嗓音竭力镇定,还暗含着种与生俱来的天真:“你一足会觉得我很讨厌,但不管你讨不讨厌我都要说,就像佛桑花的故事一样,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是不能见容于世的,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悲剧发生,”

她抿了抿唇,拾眼看着我,“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你和慕哥哥也是不会例外的。你配不上慕哥哥。”

石径旁有溪流淙淙,盘旋的虬枝将头顶一方天幕遮起来,晨光零散而入。

我其实也晓得自己配不上慕言。不是身份的差距,是生死的差距。说到底我只是一具依靠鲛珠生存的行尸,违背星辰法则的存在,而他还好好活着。

可心里知道是一回事,被人当面指摘就分外难忍,但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不动声色。我镇定地看回去,淡淡道:“他说他喜欢我,只要他喜欢我,我们就是相配的。”

尹棠有点激动:“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有多么出色。”她脸色涨得通红,“那样出色的慕哥哥,一定要有一位同样出色的公主才能配得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