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7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5: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君玮挑眉打断他的话:“讲重点!”

百里瑨小心翼翼看君玮一眼再看我一眼:“所以一休场就赶紧过来想道歉啊……”

君玮不置可否哼了一声。

我把百里瑨拉进树荫里:“那你快道。”

百里瑨红着脸挠挠头::“

————

分节阅读_49

那,那……”

我想想:“唉,道歉之前你先讲讲你怎么就被你们球头摸腿了啊?”

百里瑨:“……”

君玮:“……”

——*——*——*——

比赛没完,众目睽睽下,分属敌对阵营的三名选手已勾肩搭背和乐融融,可想下半场我们仨都没有上场机会。

幸好上半场已玩得尽兴,多日搞得自己闷闷不乐的东西也一扫而空,抬头看天高云淡,不远处水蓝风轻。我喝一杯凉茶,再喝一杯凉茶,想起孩提时代也有这样的时候,常常同君玮抱着水壶去宗外的小亭纳凉,那时天真不解世事,君玮也是,本来以为他会长成一个才子,结果长成一个浪子。

正有点筋疲力尽恹恹欲睡,身旁一直有一搭和君玮讨论上半场攻防问题的百里瑨忽然瞪大眼睛:“咦,你们看,那个黄衣小姑娘长得好可爱!”

我被他振奋的语气吓一跳,手里的茶水洒出来一半,一边想什么可爱的姑娘我没见过,一边顺着他灼灼的目光望过去,顿时觉得头嗡了一下。视线尽头处那风雅到极致的蓝,绚金的佛桑花海里,我一眼就看到他。

慕言。临别时他对我说,等山上的佛桑花谢了,我就来接你。此后每夜入睡我都将这句话仔细想一遍,牢牢贴在心口,真心祈祷第二日让我找到哪怕一朵凋零的花盏,因这样我就能快些看到他。

我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而他分花而来,渐行渐近,闲庭信步就这样走过那些从我心上流转的思念等待。

我觉得简直就要控制不住跑过去扑到他怀里,脚已经不由自主踏出去一步,电光火石间忽然想起,没听他的话保护好自己一定会被打的,犹豫了一下觉得相见不在此时,再想起此刻灰头土脸的造型,顿时觉得相见绝对不能再此时,赶紧朝君玮背后缩了缩,企图让他整个挡住我。

不知为什么他的步伐会这样快,刚踱到君玮背后已听到渐近的脚步声。我其实很想这么近地看他一眼,但又害怕被发现,想着每次重逢总是让他看到我狼狈的一面,这次绝对不能这么衰下去了,一定要制造一次别开生面的相逢,要跑回去换上最好看的衣裳,打扮得漂漂亮亮坐在凉亭里风雅地喂个鱼抚个琴什么的,总之要让他大吃一惊。

脚步声从面前经过,未有分毫停顿,我一边松了口气一边不晓得为什么又有点失望,耷拉着脑袋从君玮背后出来,百里瑨还在小声感叹:“啧啧,长得真是好看,其实黄裙子很挑人的,穿黄色也能好看到这个地步,真是天姿国色……”

君玮冷冷扫了他一眼,百里小弟立刻改口:“再天姿国色我对她也是没有一点想法的,”摸了摸鼻子又补充道,“一看就知道她和身边的蓝衣公子是一对啊,我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没用……”

捕捉到蓝衣公子这四个字,我想起方才看到慕言,他身边好像的确是跟着一个穿黄裙子的姑娘……立马瞪了百里瑨一眼,不高兴道:“你有没有长眼睛啊!”

他茫然道:“啊?”

我忍了忍,没忍住:“他们哪里有很配了,明明一点都不配。”

百里瑨面带迷茫,做出个询问的表情。

我握紧拳头想揍他:“快点说他们一点都不配,你当着我的面说慕言和另外一个姑娘相配是想挨揍哦!”

百里瑨愣了愣:“慕言?谁啊?”

我瞪着他:“你刚才说的蓝衣公子啊,他是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一想慕言都跟我求亲了,我都答应他了,就还是勇气十足地瞪着他说出来,“是我的未婚夫婿。”

“啪”,君玮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失手把水壶给掉在地上,飞溅的茶水绽了我一身。他手还停在半空中,神色震惊,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话,被凑过来的百里瑨惊讶打断:“是你的未婚夫婿?那怎么不上去打个招呼?”

我看着鞋尖:“……会被揍的。”

百里瑨忽然噤声不语,他一定是不相信,我急急跟他解释:“他要是晓得我不听话跑步来玩蹴鞠还被撞翻一次压在地上两次被球砸到三次一定会揍我的……”

身后慢悠悠响起一个声音:“哦?那是挺该揍的。”

我面不改色地继续和百里瑨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太阳好大头有点晕唉……”说完很自然地就要往地上倒,一双手从背后稳稳接住我,耳畔响起熟悉的低笑声:“你再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