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66

A+ A- 关灯

许久不见,我张开手臂飞快地跑过去,跑过这条长长地青石小径,就像跑过这一段分别得漫长时光,好不容易跑到目的地,眼里含泪紧紧抱住他脚下的老虎。小黄将头埋在我肩窝里蹭了蹭,蹭的我不由得抬高脖子,看到表情复杂的君玮,奇怪问他:“你张开手臂是要做什么?”

他顿了顿,嘴角有点抽搐:“没什么,酒席上空气太闷,我出来拥抱一下大自然。”

我想了想,只给他看一处绿色植物特别多的地方:“那你不如去哪里拥抱,那里空气比较好。”

君玮淡然地看我一眼,捂着胸口、默默地、慢慢地,转身走出了院门……

华胥引之酒酒篇 柸中雪 第四章

君玮从前并不这样别扭,一般我建议他往东他不会往西,此次不见两月余,才碰面就给我脸色看,真不知道这一路分别是受到什么刺激。

这真是一个脆弱的少年。但他终归是没有走出院门,刚刚迈出去两三步就被方才哈哈笑着跑在前面的白衣少年给拖回来,眼看君玮半边衣领都要被扯下来,我赶紧迎上去,示意已经是谈话距离就不用再拖了,这才看清,白衣少年原来时百里瑨。

比起此时两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另一个问题更令人重视,我深吸一口气……吸到一半发现做不出这高难度动作,揉了揉鼻子,有点尴尬地问:“你们俩个方才你追我赶的,是在干什么?”

君玮居高临下地瞄我一眼,根本不打算搭理我,把头扭向一边。还是百里瑨比较诚恳,掏出根木簪来,不好意思道:“我拿玮玮送我的簪子去送宴会上的歌女,惹他不高兴了,来追我要回簪子。”说完谨慎的退后一步飞快瞄了君玮一眼。

我先是被玮玮这个称呼震住,等反应过来时君玮正脸神色铁青地要去抓百里瑨:“你要送人的根本不是我给你的这个簪子吧!打算送那歌女的是我的青玉簪吧!藏哪里去了?快还我!”

一口口水猛的呛在喉咙里,我止住咳嗽抓住君玮的手臂:“你你你你送了百里小弟一个簪子?”

百里瑨在一边扭捏地点头,君玮还是没看见,闷声道:“是给了一支不过……”

我捂着额头问他:“因为他把簪子送给其他姑娘就很生气?”

百里瑨继续扭捏地点头,君玮还是没看见,闷声道:“我是很生气但是……”

我颤抖着手拧着他一点衣袖,感觉高空接二连三那几把锤子砸在头顶:“真、真断了?”

君玮没再说话,抬头做一个询问表情,百里瑨呆了呆,不好意思地低头绞着衣角,脸红到:“恩,断了。”

眼前似乎已经出现君玮被君师父几棍子打死的前景,我后退一步,一手扶树强撑着没有倒下去,良久挣扎着振作起来,黯然地拍了拍君玮的肩膀:“算了,早知道搞小说创作的男的十个有九个都免不了走上这条路,也不怪你,这是行业病,青梅一场,到时候你要被君师父打死了,大不了我分你一半鲛珠……”

君玮磨牙打断我的话:“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咦了一声:“你不是断袖么?”

百里瑨错过来:“断袖?”右手里举着一根断掉的青玉簪子看向君玮:“这根簪子断了,你的袖子也断了?真是大吉大利,无巧不成书无断不成双啊哈哈哈哈。”

我觉得这个簪子满眼熟,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小时候我送君玮的。百里瑨还在一边干干地打着哈哈:“我真没把这根簪子送给那个歌女,既然我答应要帮你把它黏好就一定会黏好,你别不相信人嘛,刚我送那歌女的是你街边随便买了一打送亲戚顺便给了我一根的木头簪子。”

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误会了。君玮铁青的脸色渐渐发红,目光不经意扫过来看到我,又赶紧转到一边去。我凑过去端详百里瑨手里的青玉簪子,端详了一会儿嘿嘿向他道:“不用黏了,这个其实是石头来的,仿得青玉,小时候我买了好多拿来送人,宗里上上下下都送遍了,连扫地的看门的都有,一个铜锱可以买五根。”转向君玮道:“你要喜欢我回头再买一根送给你。”说完又有点踌躇,“但是不晓得现在涨价没有啊……”

君玮身形一僵,握着百里瑨的肩膀:“你扶一扶我……”

我赶紧凑过去打一把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变得这样虚弱,担忧道:“这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肾亏啊?”

百里瑨挠了挠头,苦恼道:“不知道,我也没亏过,对这方面没有什么研究啊。”

君玮勉强扶着树,抽搐着嘴角艰难转身,一只手还捂着胸口:“我先走了,你们慢聊。”

君玮上次来信只道明两个人在柸中,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是忘了写地址,又一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还等着我去投奔他,但柸中何其广大,这样也能相遇,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运气。

经过和百里瑨一番长谈,才搞清楚两个人是在陈姜边境碰到,他受公仪斐之邀来柸中炼药,君玮正好也回陈国,两人遂结伴而行,直至前一天晚上,他们还住在山下公仪家的本家苦苦等真我前去投奔,没想到怀月明节上山来餐饮,在这里不期而遇。冥冥中自有定数,这次的定数是我可以节约两张信纸了。

谈话过程中小黄一直咬我的衣袖企图引起注意,等我们终于停止交谈齐齐望向它时,它立刻脚一歪侧趴在地上露出条纹相间的肚子来,还费力地要抬起左边的腿将肚子亮得更出来些。

百里瑨好奇地伸手过去,被它瞪眼一拳打开,趴在地上朝我挪挪,我伸出手捂上它肚子:“长肉了嘛,看来你爹把你照顾得很好啊。”

小黄不能置信地使劲低头去瞅自己肚子,半响,干脆费力地仰躺在地,四只爪子都摊开,示意我再摸一下,百里瑨在一旁撇嘴:“这个姿势就算是个大胖子摸上去肚子也是扁扁的啊。”

小黄没有理他,就这这个动作做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表示自己很受伤很受伤,我手再次覆上它肚子,假装惊叹:“呀,真的瘦了,回头就让厨房给你拿烧鸡,你爹怎么照顾你的啊,真是个不称职的爹爹,明天我们去打他。”

小黄满意地滚了两滚从地上爬起来,跑过来亲昵地蹭我的腿,但猛然发现这样就太活力四射,不像长期被饿肚子的样子,立刻顺着我的脚趴下去,闭眼假装柔弱无力地躺在我腿边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