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华胥引_分节阅读_5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4: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么仰着头看他有点吃力,我动动唇,示意他蹲下来。

他跪坐下来与我平视,手指沾了点儿琴上的血渍,放在鼻端闻了闻,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是你的,还是莺哥的?”

我摇摇头,认真道:“

————

分节阅读_39

是鸡血。”看他没有反应,补充道:“启动这个仪式需要祭天,所以,我们杀了一只鸡。”

他眉心皱起来:“别胡闹,说实话。还是你希望我把你们两个一起送去大夫那里?”我挣扎道:“真的是鸡啊……”

他瞪着我:“你们家养的鸡,血会是跟人血一个味道?”我严肃道:“因为,这是一只不同寻常的鸡……”话没说完,被他一把夺过手腕,袖子捞起来,手臂上包得严严实实的纱布暴露在天光之下,我抬头镇定看他:“其实,这就是所谓的部位减肥法了,把这个纱布紧紧缠在想瘦的地方,通过刺激穴位……”他打断我的话:“你再胡扯试试看。”

我低头嗫嚅:“因为看你好像有点担心,想说你其实不用担心,这没什么,我血很多,而且伤口也不疼,我不想去大夫哪里,我自己就包扎得很好他抚着额头看我半晌,叹了口气:“你真是,气得我头疼身体已经能移动,我调整了一下坐姿,小声反驳:“哪里有那么容易就头疼,说得好像从来没生过气一样。”

他皮笑肉不笑:“我确实从来没生过气,只是偶尔动怒,让我动怒的人基本都没得到好下场,你是不是也想惹我动怒看看?”

我小心地看他一眼,伸出两只手放到他额头两侧,他愣道:“干什么?”“不要气了,生气多容易老啊,来,我给你按一下,还疼不?”

华胥引之酒酒篇 柸中雪 番外:世上最惨的表白

我站起来扔掉手里的佛桑花枝,想了想道:“即便卫国当日不亡,还能勉力支撑,倘若有一日被陈国看上,也难逃覆亡的命运。”

君玮轻声道:“陈国有苏誉,卫国亦有叶蓁

他第一次这么称赞我,吓了我一跳,不好意思道:“不成啊,我不是他的对手,父王不让我插手朝政的,我都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君玮仔细看了我一会儿,头偏向一边:“若他看到你,一定会喜欢上你。”

我说:“啊?”

他还在继续:“他一定将你囚在陈宫之中,花开花落,岁月匆匆,彼此爱恨交织,纠缠折磨,你一定会过得很惨。”

我说:“啊?”

他瞥了我一眼:“这有什么好奇怪,古往今来这类故事大多是这样,最后要不是你把他折磨死就是他把你折磨死,死后才知道彼此的重要,总之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他叹了口气,转头认真看着我:“我从前总是害怕你去找苏誉报仇,觉得是他灭了卫国,你很恨他的,但其实阿蓁,你很欣赏苏誉对吧。”我完全没搞懂君玮今天是要干什么,后退一步谨慎道:“你不要乱说啊,我对慕言很坚贞的。”

他神色黯了黯:“因你最终是要刺陈,我才对陈国的事……如若我告诉你,慕言他……”

我紧张道:“慕言他怎么了?”

他牢牢看着我,记忆中君玮真是很难得有这种严肃模样,半晌,他摇了摇头:“没什么,他很好,你从小就喜欢他,到死都喜欢他。”

我坐在他对面,他干脆转身背对着我,中间隔着一张冰冷石桌,他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可若有一天你发现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也不要难过,阿蓁,我,我总是在这里的。”

我呆了呆:“你想说什么呀?”

君玮肩膀颤了颤,我等得要打瞌睡他也没再说话,脚边小黄不停拽我裙角,不远处佛桑花丛里有彩蝶飞舞,看出它是想邀我过去扑蝴蝶。想想君玮大概是灵感突然来了,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进行创作,也就没有打扰他,拖着小黄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凉亭。

慕言说,等山上的佛桑花谢了,我就来接你。身畔浮云扰扰,看着道旁花开正盛的佛桑,我沮丧万分地蹲在地上想,这些花已经持续姹紫嫣红了二十多天,花期如此漫长而坚强,几时才谢得了啊。小黄围着我边转圈边扑蝴蝶,连续转了几百个圈子,自己把自己给绕晕了,好半天才歪歪扭扭地从地上爬起来。看它玩得已经很尽兴,我才想起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去教公仪薰跳舞,赶紧拖着它去亭子里找君玮。

离小亭十来步远,看到君玮依然保持着方才的坐姿,而他身后方才我坐的地方正坐着白衣少年百里瑨。正打算上前打个招呼,看到百里瑨脸色很是尴尬,君玮的声音清澈,略有些隐忍:“那些话你总当我是信口开河,可我说的那些,没有一句不是真的,我喜欢你这么久了,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百里瑨呆呆坐在那里,茫然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君玮闻声猛地回头,估计回得太急,不小心手肘撞到石桌桌沿,痛得话都说不出来,百里瑨赶紧上前一步:“你、你别激动啊,我、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成不成?”君玮忍痛道:“不是,你……”百里瑨含恨地看向他:“你长得这么好看,可为什么不是女孩子啊。”说完一溜烟跑了。君玮在背后茫然地伸长手臂,还保持着要抓住他的姿势。我镇定地伏在花丛里拍拍小黄的脑袋:“你爹爹果然断袖了,还一直试图瞒着娘亲,不过我们不能歧视他,他既然断袖了,就不太好做你的爹爹了,但是没有关系,娘亲已经帮你找了一个新爹爹,新爹爹长得很好看,剑也使得好,还很会赚钱哦,你高兴吧?”小黄伤感地将头埋在我怀中。我补充道:“赚钱就可以给你买好多好多烧鸡吃。”小黄撒着欢儿继续跑去捉蝴蝶了。

——————————————————

必定要用如此惨绿的字体才能表达君玮此时悲愤的心情,真是天意弄人,我说君玮小同学你表白之前先确定下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再表会死啊,你是有多害羞啊!这下惨了…

华胥引之酒酒篇 柸中雪 第二章

这天早上,我们终于收到君玮来信,得知他和百里瑨在一起,说真的我已经快要将这位白衣公子忘记,而信中写道,他们此时正在柸中着手一项有关幻术的研究,这研究是,如何利用药物精确控制凶受在人形和兽形之间的无差别转换。乍看其实没搞懂凶受是个什么东西,想了半天,可能是凶兽。秘术之流君玮完全搞不懂,跑腿什么的他倒是很在行,估计是在不知道怎么偶遇之后被百里瑨拉去做免费苦力了。信中透露出此时这研究正处于初级阶段,首先,需要找出一个让人吃了可以变凶兽的东西,问我有没有好提议。我认为,想要变凶兽的就没有,想要变禽兽倒是可以去买点yao。但很多东西,其实是不好自由转换的。比如yao这东西,人吃了可以变禽兽禽兽吃再多……只能变得更禽兽,从而生出一堆小禽兽……

慕言听闻此事,沉思片刻,改变主意决定将我直接送去柸中。这感觉有点像家长要出去做什么大事而必须把孩子送往某个地方集中托管,结果这些做大事的家长往往不会再回来或者再也回不来,徒留下孩子们分别长成不良少女和少年……我本能地觉得应该跟着慕言,但他认为我应该待在安全的地方,柸中即是万无一失的安全之地。虽然马上表示可以和他同甘共苦,却被四两拨千斤地驳回:“有些地方对女人来说很危险,对男人来说只是微妙罢了,你跟着才让我担心。”我觉得应该相信他,但还是要通过一些手段打消他把我送走的想法:“你不知道吧,君玮以前一直说想要娶我来着,你怎么这么傻,非要把我送去他身边,这多不安全。”说出这番话,却忽视了面前这个人一向喜欢挑战极限,立刻被拎起来扔进马车里:“他试试看。”